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49.01
    权至龙万分期待这次的旅程,心情很好的他一改以往在机场时的高贵冷艳,眉眼弯弯,那一口的大白牙别提多灿烂了,任谁都可以看的出来他的好心情。

     他和尹初音是分开登机的,这让他微微有点郁闷,可是却没有办法,他和她还不到公开的时候,虽然他挺想公开的。不过这个节骨眼上公开,最先要炸的不是他们社长,而是他岳父。

     未来岳父一定会打死他的……

     想起岳父大人鞋拔子抽人时的矫捷身姿,权至龙想,他还是再等等吧。

     权至龙和初音订的是头等舱。上飞机没多久,权至龙就溜到了初音在的小套房里。初音正在挂外套,看见他进来也不惊讶,淡淡的问了一句,“你怎么过来了?”

     “我过来串串门呀~~~”权至龙笑的一团傻气,伸出爪子做握手的姿势,“新邻居上门,请多指教。”

     “幼稚。”

     权至龙跑进去,从身后一把抱住她的腰,顺便右脚往后一伸关上门,“你说谁幼稚?说谁?”

     “你。”

     权至龙气结,“我要生气了。”

     “哦。”

     “……”权至龙再一次领会到女票太淡定的性格是多么忧伤的一件事,“我生气了!”

     尹初音手伸到他头上,摸了一下,又一下,“摸摸头。”

     她突不其然的来这么一着,权至龙被萌的差点没嗷嗷大叫起来,女票越来越萌了怎么办?被顺毛的很愉快的他心花怒放问道:“你在干嘛呢?”

     “挂外套。”说着拿开他放在她要上的手,权至龙不肯,又抱住了她。尹初音无奈,“麻烦放放,让我把衣服挂起来。”

     权至龙很配合的拿开了手,“挂完外套呢?”

     “看电视?”

     权至龙撇了下嘴,谆谆教导,“初音啊,这人生要及时行乐,懂得享受,以后跟偶吧混,偶吧带你过日子,享受生活。”

     对权至龙性格有那么点了解的尹初音静等着他未说完的话。果然权至龙又说道:“偶吧带你玩游戏。”

     她问,“玩什么?”

     “369!”

     “……”真是高逼格。

     权至龙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笑的一脸荡漾,凑在她耳边甜腻的说道:“玩嘛玩嘛~,赢了你亲我一口,输了我亲你一口。”

     “你自己玩吧。”

     尹初音万分嫌弃的看了他一眼,打开了电视,“我看电视。”

     权至龙觉得他很有义务要好好改造下女票的生活方式,“初音呀,你听我说……”

     “不想看?”

     “想。”

     改造任务胎死腹中。

     权至龙再老实不过的坐在床边陪她看电视,尹初音则是半躺在床上,腿上盖了一床被子。她的注意力都在电视上,并没有注意到权至龙正一寸一寸的往床头移动。

     过了半个小时,尹初音突然开口问,“你跑过来没问题吗?”

     “没问题,我都弄好了。”

     尹初音于是不再说话,继续看电视。一个小时后,尹初音的眼皮沉了下来,她昨晚跟辛雅聊到深夜,早上赶航班又起的比以往要早,一早就困了,只是到陌生的环境她睡不着才看了一个多小时的电视。

     看到精彩处,权至龙正想跟女朋友分享呢,一转头,发现她斜靠在枕头上,已经睡着了。他关小了音量,动作轻柔的扯高被子盖在她身上,看着她的睡颜,他嘴角一勾,笑了出来。

     又过了一个小时,权至龙也困了,他揉了揉眼睛,关了电视,他直接脱鞋上床,轻手轻脚的掀开棉被,小心的躺下,做完这一切见初音没有醒来,他又胆儿肥的将手搭在她腰上,初音还是没醒。

     权至龙一乐,搂着她睡觉去了。

     这一觉睡的沉。

     不知道过了多久,床突然摇晃了下,尹初音马上醒了,“嗯?出什么事了?”

     权至龙也醒了,睁着迷蒙的睡眼,听完空姐的解释,他将她的头搂在胸前,含糊不清的说道:“没事,没事,继续睡吧。”

     “嗯。”尹初音迷迷糊糊的嗯了一声又沉沉睡去。

     再醒来时已经快到巴黎了,尹初音先醒的,等看到身侧的权至龙时,她眉抽了抽,这厮什么时候爬上来的?瞧瞧这睡的一脸香甜的样,他还真是自觉呀。

     尹初音掐了一把他的腰,“至龙,起来了,快到了。”

     权至龙没理。

     “至龙,起来了,到了。”

     权至龙刷的一声拉高被子过头,身子也拱成弓状,嘴里还不满的嘀咕着什么。尹初音去扯他的被子,“起来了。”

     权至龙最烦别人在他睡觉时打扰她,初音催促的次数多了,他怒了,拔高了音调吼道:“吵什么吵?”

     下一秒他就后悔了。对上初音的眼睛,他一下子蔫了,“对不起,我不是故意对你发火,我有起床气。”

     “嗯,知道了,起来吧。”

     权至龙朝她伸出双手,嘟着嘴,“抱抱,抱抱我就起来。”

     尹初音伸手去抱他,在凑近时,权至龙欢快的在她嘴上啄了一口,在她发火前生龙活虎的从床上跳起来,“起床咯~。三分钟后见,拜拜。”

     到巴黎时,天空飘着小雨,冷空气袭来,尹初音瑟缩了下。权至龙忙脱下围巾戴到她脖子上,又将她的手放到自己的口袋里,紧紧握住。

     李室长看到这一幕时,正要说些什么的时候,突然噗呲一声笑了出来。权至龙和初音不明所以,一脸的莫名其妙,李室长含笑指了直权至龙的头,权至龙的头顶端的那一小撮短毛正炯炯有神的迎风而立。

     尹初音看到后,朝他勾了勾手指。

     “怎么了?”

     “头发乱了。”

     权至龙很乖很乖的把头凑过去,低下头,尹初音给他捋好,又摸了摸他的头。权至龙冲她笑的开心。

     哎哟我去,真是闪瞎人眼了,虐狗一万点。

     “我们先去酒店,到酒店后大家好好休息,明天再出去玩。”

     来之前,就这次旅行的酒店和路线安秘书都安排好了,所以所有的一切都在有条不紊中进行。到巴黎的第二天,白天他们去了卢浮宫、凯旋门和香榭丽舍大道。

     权至龙和尹初音都是喜欢买衣服的主,到了香榭丽舍大道不进去逛逛看看都对不起自己。和其他人约好了碰头的地点和时间后,两人直奔向奢侈店,衣服、首饰、鞋帽店一家一家的逛过去,收获颇丰。

     权至龙在买香奈儿香水时,尹初音突然说了一句,“嫂子那边差不多就可以了,别惯着。”

     权至龙惊讶的看着她,“你知道?”

     “嗯。”

     “难怪,送你东西时一点都不见惊讶。”权至龙笑道:“我知道,我有分寸。艾一股,好开心,我家初音知道心疼我了。”

     “……”

     到巴黎的第二天,权至龙去看时装秀,初音则是去给他买松露。到现场后坐下后,耳边传来一道开心的招呼声,“至龙。”

     他转头,是水源。

     出于礼貌,他对她一笑,寒暄了几句。水源既然是想借他名气炒作,又怎么肯舍得寥寥数语就结束了话题?她又找了个他感兴趣的话题继续聊。当事人是知道他们对彼此是没什么绮念了,但是外人不这么觉得啊,尤其两人之前还藕断丝连那么久。

     尤其在看完时装秀后水源又非常凑巧的在权至龙下榻的酒店大堂偶遇了他,她惊喜不置信的跟他打招呼。两人又聊了一会儿,这被初音看到的后果可想而知。

     “不要再理她了。”

     尹初音不喜欢水源。在没和权至龙在一起之前,水源对她来说不过是无关紧要的路人甲,她作天作地怎么作都跟她没关系。但现在不一样了,权至龙是她男朋友,水源还想借他的名气炒作算什么?

     “知道啦,知道啦,下次不理了。”权至龙并没有注意到初音不愉的脸色,笑嘻嘻的应道:“下次绝对不理了。”说完他接着玩手机,嘴里还哼着歌。

     尹初音折衣服的手一顿,“我跟你说认真的。”

     “我也是跟你说认真的。”权至龙躺在床上,翘着二郎腿,认真的玩着游戏,嘴上却是漫不经心的笑道:“wuli初音吃醋了?真可爱。”

     不知道怎么的,尹初音看见他那样,心情突然差了,“她故意靠近你摆明是想借你的名气炒作,你看不出来?”

     权至龙避而不答,只是说道:“在公众场合、大庭广众下她跟我打招呼我总不好不理吧?那么多人看着呢。”

     尹初音嘲讽的一笑,“我看你跟她聊的也挺愉快的。”

     权至龙从电脑前抬起头来,转头看她,唇微微抿起,“我跟她没什么。”

     “现在说的不是这个事。”

     权至龙也有点不高兴初音说话的语气,“我知道了,下次不理了。”

     两人之间的气氛莫名其妙冷了下来。权至龙下床,“我先回房间休息了。”

     “……”

     权至龙走后没多久,尹初音接到了爸爸的电话,说公司有急事要她马上回来。尹初音让姜熙去订机票,“GDxi跟我们一起回去吗?”

     “他?”尹初音的眉眼冷了下,随即又恢复正常,“他还要在巴黎呆两天,我们先回去。”

     “内。”

     都是一群行动力惊人的人,大家很快收拾好了东西准备回国。尹初音下楼时,迎面走来的正是水源,她画着大浓妆,看的出来妆容是用了心思,眼线和唇妆精致到极点,穿的衣服也很有范。

     尹初音嘴角勾勒出一抹嘲讽的弧度。

     一来一往,她往电梯方向走,她往酒店外走去。

     “刚那个人……”水源停下来回头看被众人簇拥离开的尹初音。

     经济人问,“怎么了?”

     “没,没什么。”

     是她多心吗?她怎么感觉刚才那个短发的女人很不喜欢她?不过随即又一笑,不喜欢她又怎样?

     坐上车后,尹初音给权至龙发了条短信:【公司临时有事,我先回首尔了。】

     五秒后,短信提示发送成功,她利索的关了手机,将包丢到包里不再去管。权至龙看到这条短信时,唬的一下从床上跳下来,跑到窗边往外边看。透过窗户,他正好看到金哲旭弯腰坐进车里。接着车缓缓离开酒店,往机场的方向开去。

     权至龙的唇抿起,脸色也一点一点的阴沉了下来。

     这算什么?不告而别?

     正想着,门铃响了。他看了下猫眼,来的人是水源,他开门。

     她站在门外,笑道:“有空和我喝一杯咖啡吗?”

     权至龙看着水源,神色晦涩不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