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72.大结局
    当晚十点半,尹初音在ins上传了一张钻戒的照片,没有配字,但并不妨碍VIP们脑补。VIP们看到这张照片,大部分人的第一反应是-----

     【权萌萌这是求婚了吗?】

     如果是求婚的话,求婚成功了吗?

     尹初音上传完戒指的照片,权至龙紧随其后也更新了自己的ins,只简单的三个单词:Happy Happy Happy [爱心][爱心][转圈圈]

     过了两分钟,他又更新了一条ins:我将要有一种新身份了。

     于是VIP们都知道他求婚成功了,并且他和尹初音的婚期不远了。一时间,各种纷杂的情绪冒上VIP们的心头。

     彼时首尔正是下午四点半。这个点,正是一天中差不多忙完收拾收拾等下班的时间,权至龙和尹初音在这个时候发ins,刚好让很多蹲在电脑前的VIP们刷屏评论打发时间。

     【撒花,撒花,撒花,放鞭炮庆祝。】

     【同庆祝,我能说龙嫂很让我满意吗,真是权萌萌所有女朋友中质量最高的一个了。】

     【哈哈哈,容我仰天笑三声,龙哥你真是太给力了,赶紧把龙嫂娶回家吧。】

     【我龙哥终于结束了和某表的捆绑时代了,以后有新闻求不带我龙哥,我龙哥是有老婆的人了,谢谢支持!】

     【不看僧面看佛面,以后要报道也要掂量掂量下龙嫂家答应不答应吧。】

     【好吧,我彻底失恋了,晚上要出去喝酒庆祝下,有谁要一起的吗?约不约?】

     【约约约,带上我一个。】

     【我终于可以考虑我们部长的追求了,/(ㄒoㄒ)/~~】

     【心塞塞……,不想说话。】

     【戒指很漂亮,光彩夺目,熠熠生辉。原谅我国文学的不好,能想到的也就这些了。好吧,我说这么长只想表达一句,戒指很漂亮,权萌萌你赶紧嫁了吧。】

     【放下那枚戒指,让我来。】

     【呵呵呵……,我是不会祝福的。】

     【有什么好祝福的?祝福他今后将沦为一个平庸的男人?围着妻儿转,整天讨论吃什么买什么菜?我敢保证,过不了多久他就会是一个蓬头垢面、大腹便便的中年老大叔,你们喜欢的时尚达人、才华横溢的权至龙要消失咯~鱼唇的人还点赞,到时候你们就该哭了。】

     【如果仅仅是因为这样而反对他结婚,将他供在高高的神坛上,无人能懂,那我宁愿他走下神坛,过平常人的日子。】

     【粉丝跟偶像最恰当的距离应该是:正对他的舞台,背对他的生活,陪着他一直走下去。】

     一开始,网上祝福和诋毁的评论参半。

     随着时间流淌,前者以绝对性的胜励压倒了后者,有这样的结果还得多谢水原,毕竟她曾给VIP们带来了许多不是那么美好的记忆。甚至有VIP放话说:除了水原,谁做龙嫂都可以。虽然管的有点宽,但是从另一方面也可以看出VIP的心酸。

     尹初音学历高、能力强、人品好、长得漂亮、家世棒,水原和她一比,二者高低立下。这么一个优秀的人都喜欢她们偶像,愿意嫁给他,成为龙嫂,VIP们莫名也有一种与有荣焉的自豪感,一定是因为她们的偶像太有魅力了,所以才会接受他的求婚。

     看,就有人这么说了。

     【这回真擦亮眼睛了,知道挑好白菜拱了。】

     【233333,加身份证号。】

     【赶紧结婚,老男人一个,再不结婚以后孩子都比TOP和胜励家的小孩子差一代了,几个小崽子年龄差太大玩不到一块去呀。】

     【其他四个人都有主了,我大成怎么办?别说女朋友了,连个暧昧对象都没有,真捉急。】

     【是啊,成二啊,真让人揪心,一点风声都没有传出来过。】

     【哥哥们别顾着自己呀,想想你们娇妻娇儿在怀,我们成二还是个单身汪,赶紧给我们成二介绍个女朋友呀。】

     评论歪了,话题延伸到大成身上。

     辛雅翘着二郎腿,一边享受男朋友的服务一边刷评论,“喂,说你呢,说你怎么一点消息都没有。”

     大成凑过去一看,憨憨的一笑,没做声,将剥好的葡萄递给女票。

     辛雅又刷了一会儿的评论,给初音打个电话,“嗯,……你当我傻啊,你上传了照片不就是提前给粉丝们打预防针吗?更不要提权至龙那充满暗示/性/的话了。哦,大后天回来?……礼物,听说荷兰的男生特别帅,身材棒棒哒,能给我带一个回来吗?”

     大成横眉竖眼的。

     “婚期定了吗?……快了?嗯,好,等你回来再说。”

     “辛雅xi,我觉得,我们有必要好好沟通下。”

     “好呀,要说什么咩?我最喜欢听我们大成说话了,声音真好听。”

     “……”

     全天下都知道权至龙向女票求婚了,尹家人亦然。

     “艾一股,这个臭小子,不声不响的就求婚了。”

     尹妈妈笑道:“别一口一个臭小子叫着,他以后可是你女婿。”说完对佣人说道:“这两天好好收拾收拾,过几天有贵客上门。”

     尹妈妈口中的贵客指的是权家人。

     权至龙急着把初音娶回家,从荷兰回来的第二天就上尹家提亲了。

     两家大人坐下来,商量两人的婚事。尹家家大业大,又只有初音这么一个女儿,尹爸爸自然不肯寒酸敷衍了事,提出要将婚事办的体体面面,热热闹闹。权爸爸权妈妈一来理解他的心情,二来也非常喜欢初音这个儿媳妇,三来这是儿子第一次结婚,他们也想将婚礼办的好看一些。刚好和尹爸爸的想法不谋而合。

     四个大人越聊越投机,越聊越high,大有相见恨晚之意。

     权至龙盘腿坐在一旁,抓着初音的手指,顺着指节一寸一寸的轻轻往上捏,到顶后又退下来,如此反复。

     “至龙,你觉得怎么样?”

     “诶?”权至龙抬头,一本正经的说,“说的很好啊,我没意见,爸爸妈妈怎么说我就怎么办,要给初音最好的最好的最好的,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这个孩子……”

     权妈妈和尹妈妈开怀一笑,尹爸爸和权爸爸也绷不住笑了。

     权至龙跟着笑出来,那笑容要多傻有多傻。

     结婚是件繁琐的事情,要筹备的东西很多。对订婚、结婚要注意的习俗,权至龙和尹初音知道的并不多,幸好有权妈妈和尹妈妈在一旁帮着。在两位妈妈的帮助下,他们顺利的订了婚,转眼就婚期了。

     结婚的前两天,辛雅提议说,“为了庆祝你即将迈入已婚妇女的行列,我们晚上去M2玩,婚前最后的疯狂。”

     尹初音答应了,一起去的还有柳西宁和权梨绘。

     她们才到M2没多久,哥几个随后就到了,一脸的气急败坏。

     “她们跑哪去了?总不能每个房间都找过去吧?我说,至龙,老板没给你透露透露?”

     “没有。”

     “哥你不是M2的VVVIP吗?为什么不跟你说啊?”

     “初音是这里的大股东,你、觉、得、呢?”

     “当我没说。”胜励顿了下,“我要跟嫂子申请下,让她把我的VVIP升级成VVVIP。”

     “……”

     崔胜玄有点上火,“你说你结个婚,怎么这么多幺蛾子?我家西宁那么乖的一个人,居然来夜店了!都怪你!”

     胜励也有话说,“我家小鱼才是最乖的那一个好吗?”

     崔胜玄反驳,“她不乖,她有去夜店的黑历史。”

     “我家初音……”权至龙本来想说他家初音也挺乖的,想想这女人来夜店的频率绝对比柳西宁和梨绘高,他顿时没底气了。

     大成耷拉着脑袋在一旁,头都快低到地上去了,他觉得没脸见几个哥哥和弟弟了,因为是辛雅提议来夜店的,也是她说服柳西宁和权梨绘的。

     “现在不是争这个的时候,赶紧把人找到再说。这几个女人绝对是有预谋的,手机都关机了。”

     “找到了好好**一顿!”

     正巧一个侍者端着红酒越过崔胜玄身边,走到前面一间房间,礼貌的敲了敲。崔胜玄抬了下下巴,肯定的说,“是那间。”

     “哥你怎么知道?”

     “叫的酒最贵,等等要记得喝。”

     “……”

     “那还等什么,赶紧去找她们呀。”

     几个人还没走一步,迎面有几个男人被侍者引来走向那间房间,其中一个穿着粉色格子衬衫的男人兴奋的说道:“速配?派对?”

     哥几个皱眉。

     侍者嘿嘿一笑,“这里边的女人都是大美女,身材、脸蛋无敌了无敌了啊!”说着踮起脚尖在男人耳边小小声的说了句话。

     “……mo?BigBang的女人们?”

     “大发~,那可都是大美女啊,没动过刀子的。特别是权梨绘xi,最漂亮了。艾一股,晚上运气真好。”已经有人捋鬓角,抚平衣服上的褶皱,迫不及待的想进房间。

     “我喜欢尹初音xi,太带感了。”

     “只是陪她们喝喝酒我也愿意。”

     “不喝酒看着她们几个我都愿意。”

     权至龙咬着后牙槽,“居然玩速配。尹初音你真是……”

     “呀!后辈们!哥哥陪你喝酒怎么样?”

     崔胜玄长的帅,其实也挺凶,他身材又高大,气场十足,一时间竟给那几个男人造成了不小的压力。

     “T、T、TOPxi。”

     “G-Dragonxi。”

     胜励微微一笑,“不好意思,请自行从这扇门前离开。”

     “请走吧。”大成争取将功赎罪。

     侍者懵了,看着几个面色不爽的男人,心里为房间里的贵客们点蜡。

     “姐姐,哥哥们(你们的男人)来了。”

     尹初音等人满怀期待,坐正了身子,微笑,展现自己最美好的一面。

     门开了。

     房间内的女人们傻眼了,他们怎么来了?来的怎么是他们?

     崔胜玄一字一顿,问柳西宁,“老婆,玩的开心吗?”

     柳西宁缩了下脖子。

     权至龙渗人的一笑,“后天就要当新娘的人,居然泡夜店,还跟别人玩速配,找死吗?!”

     尹初音干干一笑,放下酒杯。

     大成难得硬气一回,“还没玩尽兴吗?夜店是你们该来的吗?!”

     辛雅心虚的转移开了视线。

     胜励苦口婆心,“哥哥的小鱼最乖了,快过来哥哥这边,这里的酒不好喝,我们回家,哥哥陪你喝。”

     崔胜玄&权至龙&姜大成:→_→

     李胜励你画风不对,你破坏了队伍你知道吗?

     尹初音站起来,对权至龙说道:“我晚上的时间是自由的,你不能干涉我。现在我要去跳舞,你们呢?”

     “我也要我也要!小婶婶,我跟你一起。”

     “跳舞怎么能少得了我呢?”

     柳西宁沉默了三秒,“我也去。”

     ……×4!

     “呀!你们几个!”

     崔胜玄看着鱼贯而出的几个女人,急上火了,他怒敲了忙内的头,“你没事说回家干什么?”

     “你看你说的都是什么话!”

     “打死你算了。”

     “我家小鱼胆子小,我怎么能大声喝她?要好好跟她说。”

     呵呵……

     你好好说的结果呢?她义无反顾的跟尹初音下了舞池。

     DJ非常应景的放了《Bang Bang Bang》,舞池里男男女女随着音乐疯魔似的扭着身体。

     BigBang趴在栏杆上看着舞池中热舞的女人们,咬牙切齿。

     一秒…

     两秒……

     三秒………

     有男人的手搭上他老婆的肩膀了!

     忍不下去辣!

     权至龙风一样的冲下去,拽过尹初音的手腕往外走,“来,跟偶吧回家,你要唱歌要跳舞要喝酒要干啥我都随便你。”

     崔胜玄也跟着跑下去,“我们回家跳,你要跳老年迪斯科我奉陪到底。”

     大成和胜励也打包带走了辛雅跟权梨绘。

     权至龙将尹初音塞到跑车里,倾身给她系安全带,“至龙,你干嘛?”

     “这正是我想问你的,mo?单身派对?还玩速配?”

     “只有男人能开单身派对吗?女人在婚前之前也要疯狂一次。”

     “不觉得我会担心吗?”

     “担心什么?不相信我吗?”

     “我相信你,但是不放心靠近你的男人们。你穿的这么漂亮,是想引人犯罪吗?”

     晚上的尹初音一改平日的穿衣风格,一袭黑色低胸包臀短裙将她漂亮的身材线条勾勒的淋漓尽致,精致的锁骨,高耸的**,盈盈可握的蜂腰,再往下是笔直修长的大长腿,挺翘的**。如此身段,男人怎么能不趋之若鹜?

     “喜欢我这样穿吗?”

     权至龙摇头,“在外边,我恨不得把你从头到脚包起来,不给任何人看。在家里,只想扒掉。”

     “……”

     “回家,单身派对到此结束。”

     尹初音的婚前疯狂居然就这样落下帷幕。不仅如此,她们几个回去面对盛怒的男人,嗯,彼此都付出了不小的代价。

     六月十六,黄道吉日,宜嫁娶。

     这天天蓝蓝,云朵白白,鸟语花香,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灿烂的笑容,空气中也散发着甜甜的气息。

     权至龙看着盛装的尹初音从楼上下来,激动之情溢于言表。

     从尹爸爸手中接过她的手时,他附耳在她耳旁轻轻说:“这一次你的骑士没有迟到,他不会丢下你一个人,他会永远守护你。初音,我会努力做一个好老公好爸爸,或许我一开始并不合格,但是我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进步,你可要一直在边上看着我呀。一直看着我,直到我们白头。”

     尹初音倾身亲上他的嘴唇,“好。”

     权至龙欢喜的举着她的手大大声的朝来宾说道:“我们结婚啦!”

     【2019年的我,结婚了,跟我爱的女人。

     从交换戒指的那一刻起,我就有一种新的身份,----尹初音的丈夫,我以后还会是世安的爸爸,再过几十年,还有会一群小萝卜头围在我身边叫我爷爷和外公,想想都很美好。

     曾经的我恐惧婚姻,抵触结婚,一想到婚后围着柴米油盐、锅碗瓢盆打转,跟一个女人过上几十年,每天早晨起来面对的又是那张脸,我打心眼里害怕。现在的我才知道,不想结婚,恐惧婚姻,只是因为没遇到对的那个人。

     就这样,2019的我结婚了。她是个好女人,会给我幸福,我也会幸福的。所以一直默默支持我们的VIP们,请你们也一定要幸福。】

     回应他的是热烈的掌声。

     “初音,丢捧花,我一定要接到!”辛雅摩拳擦掌。

     尹初音站定,往后一抛,漂亮的捧花在空中划过一道完美的曲线后稳稳的落入辛雅的怀里,她拿着捧花,开心的大笑。从花束中抽出一朵色彩素雅的洋桔梗,插到大成西装的扣眼上。

     “嗯,太帅了!”

     大成回以一笑,揉揉她的头发,并没有给她承诺。

     婚礼的结尾,崔胜玄突然提议说,“我们照一张BigBang的全家福吧?”

     这个提议得到了其他几人的支持。

     十个大人,外加两个孩子,或站或立,朝镜头露出大大的灿烂的笑容。

     幸福么?嗯,幸福。

     “以后每年的这会儿我们都来照一张全家福吧?”

     “好。”

     第二年,全家福中增加了一个新成员,一岁的权世安。

     第三年,全家福中少了一个人,大成身边的辛雅。那个笑容明媚的女子,不见了,独留他黯然。

     日子依旧,而离去的人,最终会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