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73.番外
    “你和初音离婚了?!”

     “嗯。”

     “为什么离婚?”

     权至龙答不上来,只是低头沉默着。

     “啊?为什么啊?为什么和初音离婚?”

     权爸爸也随后赶到,一脸的不赞同,“你和初音出什么事了?离婚这么大的事为什么都没有跟我们说?”

     “对不起,爸爸,妈妈。”

     “你现在对不起的不是我跟你爸!你对不起的是初音!”

     权爸爸也问道:“至龙,到底为什么离婚?啊?好好的怎么就离婚了?前几天初音不是还回家吃饭吗?怎么一下子就离婚了?”

     权至龙还是沉默。

     “你不说我去问初音,手机呢?我的手机呢?”权妈妈实在没法接受这个事实。

     “妈妈!”

     权至龙制止了妈妈,把离婚的原因跟妈妈说了。权妈妈听完,气的两眼发晕,差点一口气上不来,她抽过枕头抽他,“你真是要气死我啊,你要气死我啊!”

     “对不起,妈妈。”

     权妈妈顺了一会儿气,猛的站起来,“不行,我们家不能没有初音,妈妈去找她,妈妈豁出去这张老脸也要把她找回来。”

     “妈妈,不用了,”权至龙惨淡的一笑,“没用的,她不会回头的,她不会回头了。”

     “我彻底伤了她的心,她不会回来了。”权至龙哽咽出声,眨了下眼,有两颗水珠滑落。

     权妈妈也知道初音的性格,正因为知道所以她才更难过。

     “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好好的媳妇被你作没了!我早叫你不要跟外边那些不三不四的女人走太近,你就是不听!我说多了你还不乐意,觉得我唠叨,觉得初音在我面前告状,你回去还跟她吵架,嫌她管的多。”

     “夫妻那么多年,你还不知道她的性格吗?初音是那样的人吗?她要是有心要长辈们出面给她撑腰,亲家公也不至于这么多年都不吭一声,你以为你做的事他会不知道?不过看在初音的面上,睁只眼闭着眼罢了。”

     权至龙羞的耳朵都红了。

     “也就只有你不知天高地厚,仗着她喜欢你,你越来越过分,越有恃无恐。”

     “你做的那些事,我都替你害臊。离就离了,初音跟你在一起那么不开心就放她走,省的天天跟你吵架,堵在心里难受。”

     权妈妈也是气狠了,才说出这么一番话来。从儿子家离开后,她却去找了尹初音。

     尹初音一点也不意外权妈妈会找上她,给权妈妈端来一杯咖啡,“阿姨。”

     一句疏远的称呼,权妈妈红了眼眶。

     “你这个孩子,要戳我心窝吗?离婚了要划分的这么清楚吗?初音,在妈妈心里你一直是妈妈的儿媳妇,谁也不能取代你。”

     “我都知道了,难为你了。妈妈今天过来不是求你跟至龙复合,就是想见见你。是至龙那孩子不好,对不起你,伤你心了。”

     尹初音鼻头发酸。

     “几天没见,瘦了不少,是不是没好好吃饭?工作再忙你也要记得吃饭,身体最重要了,别熬夜,熬夜伤身,别仗着年轻就不当回事,知道吗?”

     “嗯。”

     “世安那边我会先隐瞒着。”

     “谢谢妈妈。”

     权妈妈絮絮叨叨又交代了初音许多事,话说到最后她声音已然哽咽,尹初音心里也不好受,别过头,努力把涌上的泪憋回去。

     “妈妈先回去了,不打扰你工作了。”

     尹初音送她到门边。权妈妈拉住她的手,“虽然你和至龙离了,算妈妈的小私心吧,初音,妈妈还是很希望你能回来。”

     尹初音半垂下眼睑,没回答。

     权妈妈拍了拍她的手,“有空多回来看看我和爸爸,啊?妈妈给你煲你喜欢的汤。”

     “嗯。”

     虽然初音这么应承,权妈妈却知道,除非必要,不然初音今后绝对不会再踏进权家一步。

     权至龙眼巴巴的看着妈妈,希望从妈妈嘴里得到一星半点初音的消息。权妈妈见他这样,又气又心疼,“什么都没有,没有复合、也没有提起你。”

     满怀期待的眼眸,黯了。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权妈妈恨铁不成钢的摇头,离开。

     是啊,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权至龙自嘲的一笑,看着空了一大半的屋子,大声笑出来,权至龙你真是活该。真是活该,这一切都是你自找的。

     现在她离开了,你满意了?你开心了?

     BigBang其他几个人也知道了权至龙和尹初音离婚的事,知道后坐不住了,打电话没联系到上权至龙,去他家也扑了个空。哥几个转身去各大夜店、酒吧找人。

     最后还是永裴在M2找到权至龙,他和初音第一次认识的地方。

     到时,权至龙已经醉了,他一直嚷嚷着要见初音,声音歇斯底里的像是负伤的野兽。M2的保安鉴于他特殊的身份,又不敢对他太怎样,打电话请示上头的人,却没打通,只好好言好语的劝着权至龙。

     永裴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带走权至龙。

     “永裴,我不回家,不想回家。”

     车上,权至龙看着窗外,突然流泪了,“那个家里,没有初音和世安。”

     “晚上先去我家吧。”

     永裴将车调转了个方向,开出了好长一段距离,权至龙又反悔,“还是回去吧,至少,那里她们曾经呆过。”

     “……”

     到家后,迎接他们的是黑暗。

     权至龙站在庭院里,指着远处的灯,“永裴,你知道吗?那里,不管我之前多晚回来,那盏灯始终亮着,有时我不回来,灯也还是亮着没关掉。那灯,是初音为我留的,可是现在,没有了。”

     越过庭院,走进客厅,权至龙没开灯,他在黑暗中摸索着,想象她在家一个人陪着世安时的样子。

     餐桌旁,她很有耐心的喂世安吃饭,跟她说不能挑食,肉要吃青菜也要吃,这样才能长的高。

     沙发上,她抱着世安,陪她看儿童节目,视线却不时的飘到手机上,希冀有他的电话或者短信。

     书房里,她埋头加班,世安坐在一旁捧着童话书。她不时的从电脑前抬起头,看一下女儿。偶尔视线对上,母女俩开心的一笑。

     床上,她搂着女儿,绘声绘色的给女儿讲睡前故事,讲《海的女儿》、《白雪公主》、《灰姑娘》和《小王子》。在世安问她,爸爸为什么还没回来时?她笑道:“爸爸很忙,还要再晚一点才能回来,我们世安先睡觉好吗?”

     世安嘟嘴,爸爸总是很忙。

     她亲亲女儿的小脸,“因为爸爸忙着赚钱呀,他要赚好多好多的钱给我们世安买好吃的东西、漂亮的衣服。爸爸是世安的超级英雄是不是?”

     世安点头,“爸爸最帅了!”

     她不曾在女儿面前说过他一句不是,哪怕吵的再凶、夫妻感情破裂,她都没有在世安面前说他不好。

     视线越过床,来到阳台。她给他打电话,问他什么时候回来,结果吵的不欢而散。挂了电话后,她握着手机,低喃:为什么会这样?至龙,为什么会这样?原先的我们,去哪了?

     那时的她,很无助很迷茫,背影孤寂的让人想哭。

     如果,如果他能早一点发现,他们是不是就不会走到今天这个地步了?

     “永裴,我的心好疼,疼的想死,疼的我想死!”

     “没有初音了,这个家里再也没有初音了,她走了,她不会回来了。”

     “怎么办,要怎么办?怎么求她回来?!”

     “永裴,永裴……”

     权至龙满脸泪水,紧紧抓着永裴的衣襟不断的追问,眼里的泪接连滚下,“永裴,我真的错了,我知道错了,怎么办,要怎么办啊?!”

     “至龙……”

     “怎么办?我要怎么办?”

     永裴叹气,为什么总是要到失去后才知道后悔呢?

     至龙是,大诚也是。

     迟了,迟了啊,伤了心的女人,你们要怎么追回来?

     没有了尹初音的生活,每一分每一秒都显得那么难过,每一天都过的没有意义。他借酒消愁到夜不能寐,多希望这一切都是梦,梦醒了她依旧在他身边,在家等着他。

     “你怪我太忙,答应你和世安的事总是没做到,初音,我现在不忙了,我有很多很多的时间可以陪你和世安了,可是你们却不在了。”

     “初音,我很想你。”

     心被思念摧毁的快要破碎,然而却不能再像过去那样跟她见面。

     他只敢偷偷的开着车,远远的跟着她,看着她从另外一个男人的车里下来,两人有说有笑的往公司里走去。

     心疼的快不能呼吸。

     离开了权至龙的尹初音依旧是尹初音,光彩耀人,身边不乏优秀的追求者。

     而离开尹初音的权至龙却什么也不是,颓废可怜,身边什么也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