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2章 【修】
    最后还是尹初音打破了这份尴尬,她扭头对权至龙说道:“你不是说阿姨急用这东西吗?快拿上去吧,我先回公司了。”说完就要走。

     权至龙一把拉住她的手,紧紧握着不放,语气坚定的说道:“我送你去公司,说好了的。”

     尹初音现在状态不是很好,一时也忘记了抽回手。

     姜光熙看着他们相牵的手,目光复杂了起来。

     “那你等我……”权至龙说着看了下表,“等我七分钟,我很快下来。”说着他靠近她,在她耳旁压低了声音问道:“放你一个人在这里可以吗?这家伙信的过吗?要不你还是跟我一起上楼吧?”

     “没关系,你上楼吧。”

     “……好吧。”权至龙嘟了嘟嘴,“要是不对你给我打电话。”

     “嗯。”

     这一幕又刺痛了姜光熙的眼,他想问尹初音她和权至龙是什么关系,话到嘴边却发现他没立场去问她。以朋友的身份么?她和他很早之前就不是了。

     临走前,权至龙又看了姜光熙一眼,心里想等晚点要问问辛雅,这货跟尹初音又有什么渊源,为什么尹初音一个两个的这么不待见兄弟俩。他在看姜光熙时,刚好姜光熙也看了过来,眼神中也都是探究。

     四目相对,只一会儿权至龙就移开了视线,转身离开。

     停车场只剩下尹初音和姜光熙两人。尹初音看着别处,当姜光熙不存在。

     姜光熙没有想过有一天他和初音会疏远至此,连陌生人都不如,可这一切是他造成的,他根本没资格抱怨什么。

     “初音,抱歉。抱歉,当时……”

     尹初音打断了他的话,冷漠的回答,“不需要。”很早之前她就不需要这声道歉了。

     姜光熙血色褪尽,眼里闪过惊痛和后悔,“初音!”

     尹初音没理他,只是握着包的手紧了下。

     “初音,初音……”姜光熙声音带了哽咽,话里尽是无尽的懊恼。

     刚好下楼来的权至龙听到这声叫唤,眉一挑,小跑到尹初音身边,挡住了姜光熙,他冲尹初音灿烂的一笑,“快吧?我们走吧,我送你回公司。”

     “嗯。”尹初音上了权至龙的车,看着窗外不发一言。

     权至龙即使有很多的问题想知道,在这个节骨眼上也没多说什么,只是开了轻缓的音乐声。看着前方的车,他想,是时候约大诚出来吃饭了,是明天还是后天呢?

     到公司楼下时,权至龙看着在解安全带的尹初音,关怀的说道:“你看起来不是很好,要不今天先不要处理公事了,我送你回家休息?”

     尹初音摇了摇头,“不用了,没事。前几天麻烦你和大诚xi了,改天请你们吃饭。”

     “好哒。”

     “你想吃什么?大诚xi呢?我去订位置。”

     “都可以,我不挑食,大诚更不挑了。”权至龙露出大白牙一笑。

     尹初音也笑了下,点头示意她知道了,道别后她进了公司的大厦。

     这个下午,尹初音并没有处理什么公事,老是走神,静不下心来看文件,见实在没什么效率,她干脆将文件往边上一推,疲惫的捏了捏鼻梁。

     前段时间刚见的姜景胜,今天又见到了姜光熙,那下次呢?要见的人是不是姜素珍姑姑了?尹初音随便瞎想,没想到过了一段时间她真的见到了姜素珍,只不过那是之后的事了。

     六点,尹初音准时下班。她从办公室出来时,下属们都被吓了一跳,纷纷呆在了原地,要知道他们这位上司从来都是只晚不早的主,今天居然会这么早下班,有反常。

     下班后,尹初音直接回了家,这里的家指的是她在城北洞的公寓。辛雅从美国回来后就暂住她的公寓里,别看辛雅平时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却是个非常怕孤单的人,硬拉着从她家里搬出来跟她作伴。

     尹初音从家里搬了出去,谁知道又被她嫂子误会了。

     罗智惠因为好心办坏事,被丈夫说了一顿,让她以后不要再操心他妹妹的婚事,瞧瞧她听朴夫人的吹嘘给初音介绍的是什么人,那样的人配的上他妹妹吗?对相亲这事,罗智惠真觉得挺委屈的,她虽然很想把初音嫁出去,但是也没想她嫁不好呀。再说了,徐正奇那人的条件看起来不也还好吗,比上不足比下有余,谁知道初音一句不喜欢她就得挨丈夫的说。

     她老公那人,平时沉默寡言跟个木头似的,女儿被人欺负了都不一定会吭一声,妹妹却又不一样了,谁敢说初音不好,他得跟人拼命,疼的跟眼珠子似的。

     本就不满委屈的罗智惠以为这是小姑子给她的下马威,心里对初音的不满更添上一分,只是没当着婆家的面表露出来。

     尹初音回去后将遇到姜光熙这事跟辛雅说了。

     辛雅正躺在沙发上敷面膜,听后,一蹦三尺高,“所以你今天看到姜光熙了?泼他硫/酸了吗?”

     “……”

     辛雅撕拉一声撕下面膜,叉着腰说道:“本来就是,当初要不是他,你和姜景胜也不至于连婚都订不成。好了,他拍拍屁股走人,一走三年,回来一句抱歉就可以当这事不存在啊?换做是我看我不打死他!”

     “辛雅!”

     辛雅不满的跺了下脚,“好啦,不说他了,扫兴。这家伙害我面膜都没有敷好,我要去黑了他。”

     “……”

     回了房间,辛雅关上门,确定关好了马上给盟友权至龙打了个电话,“我们家初音从济州岛回来啦~,你有没有很开心?”

     忙完的权至龙敲着发酸的脖颈,“我知道,她到家了?现在心情怎么样?”

     “看起来不是很好,你怎么知道她回来了?”

     “我送她去公司的。辛雅xi,她下午碰到了一个……”权至龙在想合适的措辞,一时没想到。

     “姜光熙是吧?你也看到他了?”

     “嗯。”

     “怎么初音看到姜家两兄弟,每次你都在场。”

     权至龙挠了挠太阳穴,“或许我运气好?”

     “未免也太好了些。”辛雅咕噜了一句,“姜光熙是姜景胜的弟弟,曾经一度非常的中二,中二到无药可救,我反正不待见他们兄弟俩。”

     权至龙在心里默默记下这些信息,“我去给初音打个电话。”

     “等等。”在权至龙挂电话之前,辛雅叫住了他,“我大前天黑徐正奇时发现一件事,你想不想听?”

     “什么?”

     辛雅手舞足蹈的对权至龙说道:“徐正奇那天出门丢垃圾时被人套麻袋劈头盖脸的胖揍了一顿给丢到暗巷子里去了。揍人的人也特坏心眼,专门挑他那张还算帅气的脸揍,结结实实的将他揍成了猪头脸,他好几天都没敢出门。”

     “作案人员,不知。作案动机,未明。”

     “哦。”

     辛雅挤眉弄眼,“是不是你干的?”

     权至龙摇头,“不是。”

     “不是你的话,会是谁呢?”辛雅抱着双手在想。

     “管他是谁,揍就揍了。”权至龙转了个话音,“初音说要请我和大诚吃饭,你要来吗?”

     “要要要!”辛雅眼睛都亮了,“必须去啊!天上下刀子我都要去!一切为了大诚xi!”

     辛雅说的豪迈,远在城南家中的大诚的左眼皮跳个不停,总觉得有什么事要发生。三天后,他的预感成真了。他又看到了那个叫辛雅的女人,噩梦啊……

     是夜。

     姜光熙在夜店买醉,裴正阳找到他时,他已经喝的酩酊大醉。

     “裴正阳,你不是说初音没有男朋友吗?为什么我看见她和权至龙在一起,他们……他们很亲密……”

     “你这个骗子!初音很讨厌我,她很讨厌我。”姜光熙将鼻涕全擦到裴正阳衣服上去了,有洁癖的裴正阳一脚踹开了他,“我也讨厌你。”

     “……怎么办……,做错事的……我……怎么办……”

     姜光熙像个孩子似的哭了出来,拉着裴正阳的衣角,“怎么办呀……,要怎么办呀?”

     “我怎么知道?”裴正阳没好气的回道,却还是给尹初音打了个电话,“初音,你现在有男朋友了吗?”

     “没有,怎么了?”

     “我们科系来了年轻有为人品稳重富有上进心和责任心的医生,没有女朋友,要不要一起吃个饭?”

     “你什么时候也热衷做媒人了?不用啦。”

     “好吧。那你早点休息,晚安。”说完裴正阳结束通话,对醉成一团的姜光熙说,“权至龙不是她男朋友。”

     “那……”姜光熙抓着裴正阳的衣领,问道:“正阳,如果我去求她,她会跟我哥复合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