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4章
    傍晚,权至龙没能去看尹初音,他这个下午忙的跟陀螺似的,喝水的时间都没有。可心里又记挂着尹初音,最后还是借着去卫生间的空隙给尹初音订了粥,又给她打了个电话,“你醒啦?人好一点了吗?”

     “好多了,烧已经退了。”

     “那我就放心了。”权至龙松了口气,“我给你叫了粥,估计再过一会儿就到了,你吃完粥要记得吃药。”

     门外有谁叫他的声音,权至龙捂住听筒小声的说道:“我去忙了,先不聊了,拜拜。”

     尹初音道别的话还没说出口手机已经陷入黑屏,紧接着门铃声响了。她趿着拖鞋下楼,站在门外的果然是送外卖的小弟,长的眉清目秀的,一笑左脸颊边有一个酒窝,还有小小的虎牙,看着可爱极了。

     估计是她面善(……?),帅小伙还压低了声音善意的提醒了一句,“姐姐,我中午就看到那个男人蹲在墙角了,感觉挺不对劲的,姐姐晚上如果有外出要注意点。”

     尹初音探出头,不远处的墙角果然蹲着一个穿黑衣黑裤的男人,他的双脚曲起,头埋在膝盖上,虽然看不清脸,尹初音却认得他----姜光熙。

     他来干什么?

     “姐姐?”

     “诶?”尹初音回神,回以一笑,“嗯,我知道了,谢谢。”

     “那我先回去啦,姐姐下次见。”

     “下次见。”

     尹初音端着东西,才一转身就被一道声音叫住了,“初音!”姜光熙突然站起来,“初音。”

     “你来干什么?道歉吗?没必要。”

     “我、我,你生病了?病好一点了吗?”

     尹初音置若罔闻,抬脚要走。

     “对不起,初音,对不起。”

     “不用了。”尹初音冷漠的说完就要关上门。

     ---扑通。

     身后一道重重的跪地声响起。

     尹初音的脚步一顿,心莫名的烦躁起来,“回去,不要再来了。”说完甩上门,端着粥往里走,从头到尾都不曾回头看他一眼。

     明亮宽敞的走廊上,姜光熙还保持着跪礼的姿势,光可鉴人的地砖清晰照出他的面容,他看着自己的脸,这张还算帅气的脸现在看起来却觉得面目可憎。

     看见姜光熙,尹初音心里很不愉快,她面无表情的拆开外卖盒,机械的往外拿碟子,拿完一个又一个。

     权至龙这个晚上不仅给她订了粥,还点了一堆的配菜,琳琅满目的摆满了大半个桌子,她拿着筷子在想,他是不是觉得她生病了需要补一补?不过她晚上并没有多少胃口,注定要辜负他的好意了。

     她才刚吃完饭,辛雅拎着大包小包的零食回来了,一进门扑到她身上,“宝贝儿~,你现在人好一点了吗?”

     尹初音正打算吃药,猛的被她一扑,杯里的水洒出去了大半,药也掉了几个,在地上滚了几圈很快就不见了,“辛雅。”

     “啊啊,抱歉,我去给你拿药。”

     “嗯。”

     “哦,对了,初音,我在门口看到姜光熙了,他怎么过来了?”

     “过来道歉。烦。”

     辛雅撇了下嘴,眼里闪过讥讽,“不管他,吃完药我们看电视剧,我最近在追的那部剧很不错。”

     “你和辛阳哥谈的怎么样了?”

     “还不就那样,你说他怎么就那么烦呢?烦死了,好像没把我嫁出去他就睡不着吃不下似的。我哥要是有你哥一半开明让我少调戏大诚xi三次都可以。”

     “……,我哥说我没遇到合适的他养我一辈子,”尹初音故意拉仇恨值,“让我不要将就,也不要怕。”

     “知道你们兄妹俩感情好。”辛雅不雅的翻了个白眼,“你这样赤/裸/裸/的炫耀真的好么?”

     尹初音得意的扬起眉眼一笑。

     “不过,初音,你觉得权至龙怎么样?他对你挺上心的。”

     “权至龙啊……”尹初音摩挲着杯子,“感觉还不错,挺细心挺会照顾人的,挺有礼貌的。”

     “……我是问你感觉!不是问你印象。”

     “好感有,有感觉的话会试试的。不对……”

     “怎么了?”

     尹初音看着辛雅,说道:“我答应爸爸不找娱乐圈的人做男朋友。”

     “啧啧,尹初音呀,你真是挖坑给自己跳啊。”

     “……”

     “没事,不就是自打脸吗?啪啪啪----”辛雅幸灾乐祸起来。

     “……现在说这些还太早。”药效上来了,尹初音又开始犯困,“我困了,先睡了。”

     “我去楼下找东西吃,漫漫长夜,只有我的零食陪着我,哎,单身狗的悲哀。”

     “……”

     辛雅说下楼找东西吃不过是幌子,真正目的是想看看姜光熙走了没有。开门,见这家伙还缩在角落边,她啧了一声,上前踢了踢他的鞋子,“喂,你怎么还不走?在这干嘛?”

     姜光熙动了动。

     “如果你是来道歉的话,不用了,回去吧。”

     “我、我想跟她好好谈一谈。”

     “谈一谈?谈什么?”

     “那件事是我做错了,我对不起她和哥哥……”

     辛雅毫不客气的打断他的话,“对不起她,然后呢?谈完又能改变什么?时光能倒流吗?你们对初音的伤害就能抹去吗?就能当那件事没发生过吗?”

     “不、不是……”

     “算我拜托你了,回去吧,不要再出现在初音面前了,不要再来为难她了。”

     “为、为难?”

     “难道不是吗?你来道歉不就是想她大方的原谅你跟你说没关系吗?”

     姜光熙被说的脸上青一阵白一阵,嗫嚅道:“我只是想道歉,想弥补,想赎罪。”

     辛雅像是听到笑话似的,声音忍不住拔高,“你想道歉想弥补想赎罪,初音就要接受?姜光熙xi,不是每一句对不起都能换来没关系。”

     姜光熙紧紧咬着嘴唇,双手紧握成拳。

     “如果你真想道歉的话,就不要再出现在初音面前了,这是最好的道歉方式。”辛雅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不论是你还是姜景胜xi,都不要出现了。”

     “回去吧。”

     辛雅甩上门往回走,“哎哟我去,兔崽子真是气死人,三年前是这样,没想到三年后还是这样,一点长进都没有。一身的王子病,被宠坏的孩子,不知天高地厚。”

     辛雅的话给姜光熙重重的一击,他怔怔的在门外站了好久,颓然的捂上脸,他突然明白过来,初音,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他了。很难过……,但是他自找的。她和哥哥也没有复合的那一天了,是他害的。

     姜光熙失魂落魄的往外走,为什么三年前不死掉呢。死了或许一切都会不一样了。

     十点,辛雅再出门时,走廊上已经没有姜光熙的身影,看样子是离开了。“这回倒是听话,希望不要再出现了。”

     十点半,初音放在饭桌上的手机响了,是权至龙打来的电话,“啊,我终于忙完了,好累,晚饭还没吃,好饿好累~~”软软的小奶音听在耳里别有一番风味。

     辛雅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权至龙xi,不好意思,我家初音吃过药早早睡下了,晚上你是不能和她聊天了。”

     o(╯□╰)o求安慰求虎摸搞错对象了。

     不过权至龙毕竟是经过大风大浪的人,只一秒就又恢复了平常的声调和语气跟辛雅聊天,“哦,她睡了呀?对了,我个人巡演下个礼拜一开始,给你们留了两张票,要来看吗?”

     “你想我家初音去吗?”

     “想。”

     “ok,交给我。”

     权至龙投桃报李,“演唱会结束后有庆功宴,我会拖着大诚去的。”

     “那更要去了!世界毁灭都要去!权至龙xi,认识你真是太开心了~”

     权至龙笑眯眯的,“。”丝毫没有卖弟的愧疚感。

     辛雅一想到大诚那迷人的六块腹肌,那完美的人鱼线,又忍不住流哈喇子,“大诚xi真是太帅了!美的不要不要的。”

     “大诚一直很帅。”

     “所以更要好好调戏!”

     “……你尽兴。”

     “好哒。”

     尹初音这次病,来的快去的也快,第二天就不烧了,冲了个澡换过干净的衣服精神抖擞的出门上班去了。

     今天公司的早会严格来说只有一件大事,----公司没拿到观光园的设计权。

     没拿到?

     尹初音心里咯噔了下,面对其他高管略不满的眼神,她下意识的抬头去看坐在对面的哥哥,尹俊贤冲妹妹一笑,示意没事。

     尹初音微微垂下眼睑,心情郁闷。散会后,她回到了办公室,姜熙早已将所有的资料都放到她办公桌上,“本部长,都在这里了。”

     “你先出去吧。”

     “内。”姜熙大气都不敢喘一声,恭敬的退了出去。才出办公室的门,面对其他同事询问的眼神,她扁着嘴摇了摇头,小小声的说道:“不好。”

     朴室长一脸的郁闷,“鬼知道徐氏公司是怎么想的。妈的,被这样被涮下来,莫名其妙的,劳资不服。”

     “听说那边公司出了点事,好像涉及到继承权,再多的也不知道了。”

     “所以我们就这样被炮灰了?”

     “似乎是。”

     办公室里一阵骂爹声。

     没拿到设计权,大家的心情都不好,尹初音办公室的门大半天都没有动静,办公室也一反之前的热闹轻松,只有敲打键盘的声音和电话声。

     傍晚时,她突然从办公室里出来,她一出来,大家都站了起来,动作前所未有的整齐,神情堪比见长官。

     “怎么了?”

     “没、没怎么,就是看到本部长您太开心了!”李室长笑道。

     尹初音一笑,“晚上大家有时间吗?”

     “有,怎么了?”

     “和yg的合作案已经进入尾声,这段时间辛苦大家了,晚上我请客。”尹初音说着拿出卡递给姜熙,小声的交代了几句。

     “本部长你不去吗?”

     “我晚上还有其他的事,你们玩的愉快点。”

     “能喝酒能去ktv吗?”

     “可以,不耽误明天上班都可以。”

     “太棒了!本部长万岁!”

     “六点准时下班,明天见。”

     办公室里欢呼声一片。尹初音在下属的欢送声中走出办公室。回去的车上,尹俊贤笑道:“听说你们部门晚上聚餐?你怎么不去?”

     “我去了他们会玩的不尽兴。”

     “还在为观光园的事不开心?”

     “嗯。”在哥哥面前,尹初音也不要掩饰情绪,“不开心,打了一下午的游戏还是不开心。”

     “所以初音你在大家以为你在做事情时你居然在办公室里玩了一下午的游戏?”

     “嗯。游戏还死了,一直没通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