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4章
    “爸爸!”

     权世安蹬蹬蹬的跑到‘爸爸’身边扯了扯他的裤脚,“看。”她献宝似的拿出画好的画,“我画的。”

     玄叔曲抱起权世安,难得露出一丝笑容,他摸了摸权世安的头,略亲昵的说了一句,“小麻烦。”

     胜励差点惊掉了下巴,不是吧?是他没睡醒还是怎么的?一向冷若冰霜不假颜色的叔叔大人居然还有对嘉延外的小朋友露出亲昵神色的那一天?难道是因为世安跟他长的很像,所以他父爱泛滥了?

     哦,造了,叔叔大人也想结婚生子了。

     其实也可以理解啦,叔叔大人单身这么久了,也该找一个媳妇了,不过一定得找个漂亮得老婆,并且孩子的外貌还得随妈妈,不然下一代又要长残了。[蜡烛]

     胜励看着玄叔曲,脑补了以上一系列活动。

     权至龙从门外进来一看,急了,女儿你认错人了!你粑粑在这!

     “世安。”他这么叫道。

     “诶?”

     权世安扭回头,一看,蒙了,“两、两个爸爸?”

     权至龙朝她招手,“过来爸爸这边。”

     那边的爸爸才是真的。权世安回头,问道:“叔叔你是谁?你怎么跟我爸爸长的一样?”

     玄叔曲没回答,只是放下她,微眯起眼看着站在门边的权至龙。他的眼神太过犀利,气场太过强大,权至龙忍不住头皮一麻,结巴的打招呼,“叔叔。”

     马丹,管一个跟自己长那么像的人叫叔叔也真是够了。

     玄叔曲冷淡矜持的点了下头,转头对侄女说道:“嘉延送回来了,我也该走了。”

     胜励站起来,“叔叔我送你。”

     “嗯。”

     越过权至龙身边时,玄叔曲突然意味深长的对他说了一句,“这回别再让她伤心了。”

     诶?

     权至龙一愣,她?!她是指谁?叔叔你说的再是啥意思?

     还没等权至龙发问,玄叔曲已经走出门外,转眼就不见了。独留下一屋子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人。

     叔叔大人你别走,你把话说清楚了再走![尔康手]

     权至龙一脸郁闷,“走这么快。”他抱着女儿往里走,“爸爸很伤心,你居然认错爸爸了,爸爸很伤心。”

     “爸爸不要生气。”权世安慌了,小手紧搂着他的脖子,“不要生气。”

     “亲亲爸爸就不生气了。”

     权世安俯身在爸爸脸上吧唧吧唧亲了两口,“爸爸最好了!爸爸,那个叔叔是谁呀?”

     “他是小婶婶的叔叔。”

     “跟爸爸长的一样。”

     权至龙抱着女儿在沙发上坐下,“他跟爸爸长的很像,不过他没爸爸可爱,也没爸爸萌萌哒。”

     “……”

     胜励送完玄叔曲回来,进门就说道:“叔叔说的是嫂子吧?是让哥你不要让嫂子伤心吧?”

     “应该是。”永裴点头。

     “肯定是。”胜励抬高了下巴,“世安曾经说过,嫂子和至龙哥吵架后一个人躲起来哭。嫂子那样的一个人居然会躲起来哭,可见哥你有多可恶,你有多伤她的心。”

     权世安在一旁猛点头,“妈妈拿着爸爸的照片在哭,她一直哭一直哭,哭了好久。”

     权至龙,“……”

     “渣!真是渣!”崔胜玄摇了摇头,一脸的痛心疾首,“至龙啊,男人怎么能让老婆哭呢。你是我弟弟吗?啊?是吗是吗?”

     权至龙无语,关他毛事,那是未来的他做的事,又不是他做的。不对,未来的他也是他。艾一股,他也不想的好吗。

     权梨绘抱着李嘉延进来,嘟囔了一句,“嘉延才下个楼衣服又湿了,这么怕热以后怎么办才好。”

     “嘉延哥哥?!”

     权世安惊诧的看着梨绘怀里的小宝宝,惊讶的睁大了眼,指着他说道:“变、变小了。”

     此时的李嘉延还只是一个流着口水呜呜哇哇的小包子,远不是世安穿来之前她记忆中帅气的小哥哥。天气又热,李嘉延穿着开裆裤,权世安的小手正巧指着他小鸟。

     那画面美的……

     李嘉延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哇哇哇……”

     胜励在一旁笑的乐不可支的,“艾一股,我儿子被世安看光了,哥啊,世安要不要负责?”

     “负责泥煤!”权至龙护犊子似的一把抱过权世安,“走开,别打我女儿的主意,都什么年代了还玩娃娃亲,土不土?”

     “这叫肥水不流外人田!”

     “没门!免谈!”权至龙一口回绝,热乎乎的女儿还没抱够呢,胜励居然阴险的想玩娃娃亲那一套。

     “不就是看到……,呃……”权至龙语塞了下,“哼,那么小有什么关系。”

     “这么小也是有尊严的!我儿子虽然才两岁多,可也是个男人!”

     “……才两岁多而已。”

     “两岁多也是男人,哥你不能因为他年龄小就否定这个事实。”

     “我没有否定呀,我只是说……,blablabla……”

     “所以世安要负责啊,blablabla……”

     “负责泥煤啊负责……”

     柳西宁扶额,喂喂喂!话题歪了好吗?

     权梨绘干脆不理幼稚的老公和叔叔,抱着儿子上楼给他洗澡去了。兜兜和权世安在一旁玩,兜兜兴致很不高,她嘟着嘴跟权世安说道:“要上学了,讨厌。”

     权世安歪着头问道:“上学?”

     “对啊。可讨厌了。”学校是兜兜最讨厌去的地方,没有之一。

     权至龙今天过来就是想跟柳西宁说权世安上学的事,刚好接过女儿的话往下说,“嫂子,马上就要开学了,我想把世安送到幼儿园,到时候又要多麻烦你了。”

     “放心吧,交给我吧。”柳西宁笑眯眯的应下来。

     兜兜嘟着嘴,“学校不好,没有爸爸,我不想去学校。”

     柳西宁拍了下女儿的屁股,“你可不能带妹妹爬洞逃课啊,你是姐姐,要给妹妹树立一个好的榜样。”

     兜兜属性父控,权世安亦然,她真挺担心这两个小家伙从洞里爬出去找爸爸。

     兜兜一脸同情的看着权世安,“我见不到爸爸,你也见不到了。学校没有爸爸。”

     权世安一听到学校没有爸爸,也害怕了,“那我也不要去!哇哇哇……,我不要上学!”

     兜兜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扁了扁嘴,也哇的一声哭了出来,两个小姐妹抱着哭成一团,小模样看着可怜极了,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人间剧场。

     她们一哭,刚下楼的李嘉延情绪被感染了,也跟着哭。

     客厅里一时哭声震天。

     权至龙抱着女儿哄了又哄,权世安一直沉浸在见不到爸爸的可悲世界里哭的不可自拔,说什么也不肯离开爸爸一步。

     权至龙没辙,开学第一天只好亲自陪读。他带着墨镜面无表情的坐在教室的角落里听讲台上的老师讲课,不时有好奇的小朋友跑到他面前,蹲下,抬头看他,对他做鬼脸,冲他跳屁股舞。

     权至龙,……

     还有不少老师听到权至龙来了,也纷纷跑过来看他,向他要签名求合照,一天下来,权至龙的心情差的不要不要的。

     等傍晚从幼儿园出来时,他彻底屎面了,板着张脸,全身上下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息,端的叫高贵冷艳。

     更让他郁闷的事还在后头。他抱着世安出幼儿园的画面不知道怎么的被人拍下来给传到网上去了。

     一时间权至龙有个私生女的传闻甚嚣尘上,说什么的都有。

     鉴于权至龙要巡演,这个节骨眼上爆出他有私生女的事,这是分分钟找死的节奏。所以绯闻一出来,yg公关部以快的不可思议的速度迅速澄清了。

     澄清是澄清了,粉丝们也信了权世安和权至龙并没有血缘上的关系。

     哥几个都松了口气,但是现在的他们并不知道这则解释的通告却是为日后埋下了不小的隐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