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6章
    喻疏将宁可下落的身体揽入怀中,缓缓落地。

     时间已是深夜,他们停留的这片地方没有行人,只有路灯忽明忽暗地闪烁,昏黄灯光下站着一个小男孩,正拍手笑道:“大哥哥好厉害。”

     喻疏把宁可放到一旁靠着,没有多言,伸手就去吸食那禁灵的力量,男孩没想到刚刚从他的虚空之中逃离的人仍然有这么大力量,躲避不及,身体被一股力量牵引着慢慢向前移动,本来就所剩不多的力量倾巢泄出,他连忙召出一个小型虚空包裹住了自己灵火。

     但是保住了灵火的同时,也就隔绝了自己灵体和灵火的连接,灵体没了能量来源,慢慢变得虚弱,透明……这样下去不到一刻钟,他的灵体就会消弭,就算保住了灵火,也使用不了能力。

     运气真是不好,刚刚融合就遇到了对面的怪物,吸收力量这一招真是太犯规了。小男孩自嘲地想。

     路灯下,他像被凭空掐住了脖子般挣扎不已,护住灵火的虚空因为灵力的快速消耗而破灭,眼看能量就要被吸收殆尽,灵火就快熄灭时,路上突然来了人。

     急停的刹车声在寂静的夜里尤其刺耳,白色的保时捷上跑下来两个人,是许时逸和米时。

     “老大!他会死!”米时表跑边喊道。

     “他已经死了。”喻疏没有理会米时,手上丝毫没有放松。

     “不是……他……他身体里面有几百个人!如果你消灭了他,那些生魂就再也回不来了……”米时有些着急,他们赶过来之前已经听到新闻,市区内多人无故昏迷,大多是老人和小孩。

     “你有更好的提议?”喻疏问。

     禁灵由成百上千个生魂融合而成,融合之后灵魂本身的力量就非常强大,加上衍生出的强大能力,如果放任,就不是死几百个人这么简单的事了。

     眼前的这个禁灵,牵引灵是个小孩,而且在融合的过程中受到打扰,灵火融合得不是很稳固,才让他们得以在虚空之中脱出。一旦让他得到空隙去修复灵火,再次放出那种规模的虚空,不难想象,他会把人类隔绝其中,吸收他们灵魂的力量,壮大自身。

     追求力量是禁灵的本能。

     “没有……”米时表情暗淡了下来,他知道,禁灵一旦融合完毕,被他吸引而来的那些生魂就已经被判了死刑,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被消灭。他们平时的工作是拯救灵魂,此刻看着这么多无辜的灵魂就要被消灭,心情很是复杂,没有注意到许时逸来到自己身边,揽过自己的肩膀拍了拍。

     他们站在一旁,静静地看着那个小男孩身上金红的光芒消失,逐渐变成一个透明的轮廓。

     就在那轮廓也慢慢变淡的时候,一只手突然抓住了喻疏正在吸收力量的手,那小男孩瞬间就恢复了轮廓。

     许时逸和米时惊疑地看过去,发现阻止喻疏的,居然是宁可。或者说,一个长得跟宁可很相似的人。

     那人完全没有宁可平时的温和模样,他眼神冷冽,脖子上环绕着的金色符文发出金光。

     只见他慢慢把喻疏的手压了下去,直直走向那个已经恢复了本来模样的禁灵。

     那禁灵见他走向自己,突然露出了惊恐的表情,召出几个巨大的虚空砸向来人。可是,丝毫没有起到作用。

     那人对几个虚空视若无睹,直直走向了禁灵,虚空在碰到那人的身体时,如同易碎的气泡,瞬间破灭。他快速走到那禁灵跟前,手一伸,尽数没入了禁灵体内,像是掏出了什么东西。

     许时逸他们看过去,见他手虚握着,却没有看到他手上拿着任何东西,瞬间明白过来,他掏出了那个禁灵的灵火!

     那禁灵根本来不及反抗,灵体就失去了和灵火的连接,呆立在当场,没了动静。而宁可手上,开始飘出一缕缕蓝色的小火苗,盘绕在他手的周围。慢慢地,本来极其细小的火苗逐渐变大,出现了燃烧之势,四散到各处。

     几百个火苗在半空微微跳动,很快,那些火苗周围出现了一个个透明的人形轮廓,轮廓渐渐加深的同时,火苗慢慢消失,几百个没有意识的普通灵魂出现在了空地上,听得一会儿,各自向不同的方向慢慢飘去。

     米时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宁可居然在他们眼皮子底下,活生生拆分了禁灵?!

     没等他惊讶完毕,令他惊讶的人就普通一声软倒在了地上,米时急忙上前想扶住他,却被一个身影抢了先。

     喻疏快速走上前,一把将失去意识的宁可打横抱了起来,走到许时逸的车前将人小心放进了后坐。他探了探宁可的鼻息,又摸摸他的脸,在确认了呼吸和体温后才关上门。

     “钥匙给我,他中了灵鸩,我带他去鬼市。”喻疏说。

     许时逸表情探究地将钥匙递给喻疏,刚想开口说些什么,就被喻疏打断了:“去鼓楼停车场找那只狗,还有,今晚的事,先不要说出去。”

     说完他就坐进驾驶座,将车开了出去,留下米时和许时逸面面相觑,这儿离那停车场可远了去了,喻疏把车开走了,让他们怎么去……

     ·

     “爸爸,这是什么呀?”一个小男孩的声音问道。

     “是只万花筒,好不好玩?”一个男声回答。

     “爸爸,你又给我玩具,是不是又要走了。”小男孩的声音里带了些哭腔。

     “成成乖,别哭,爸爸去出差,很快就会回来了,你跟阿姨在家,爸爸回来也给你带玩具好不好?”

     小男孩大哭了起来:“不好!呜呜呜!我不要阿姨,阿姨打我!好痛!我要妈妈……我要妈妈!我要妈妈!”

     ……

     一声塑料器物砸在地上的碎裂声将宁可惊醒,他刚刚做了一个梦,梦到自己是一个小男孩,用力往地上砸着一只万花筒。

     他睁开眼,发现自己正躺在一辆车的后坐上,车正平缓向前行驶,他依旧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只有头能微微转动,可是却能感受到,身体上每一块肌肉都在剧烈疼痛,像被猛兽追赶着跑了三千米。

     “醒了?”

     驾驶座上一个声音问道,宁可视线被车座挡住了,不过他能听出来,是喻疏。

     “喻先生,我们在哪?那个禁灵怎么样了?”宁可问道,他在虚空之中就失去了意识,完全不知道那之后发生了什么,很担心张婆婆的状况。

     “叫喻疏,”喻疏从后视镜里看了看后坐的人,“禁灵已经解决了,我带你去鬼市找钦原解灵鸩。”

     “解决了?怎么解决的?”宁可急忙问。

     “有人拆分了禁灵的灵火,把所有被卷入的灵魂都释放了,那些人不会有事。”喻疏知道他想问什么,直接把他最关心的部分说了出来。

     宁可听完终于放下了心,才有空关心现下的状况,喻疏说带他去找钦原,钦原……这个名字好像在哪里看过……对了,《山海经》里好像有一种神兽就叫钦原,蜇中花草鸟兽就会让他们枯萎而死。

     宁可正想着,发现车停了下来,喻疏下车绕到后面打开了车门,将他拉了起来,他打量一下四周,发现他们停在了第二公墓附近的路上,四下黑暗寂静,只有阵阵虫鸣。

     喻疏在将他拉坐起来后转过了身,微微蹲在了车前,在宁可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将他拉到了自己背上,站起身就朝前走。

     宁可吓了一跳,想跳下去却发现浑身无力,连忙说道:“喻先生,这……这太不好意思了。”

     “都说了叫喻疏。”喻疏没有丝毫放松,继续背着宁可朝前走。

     “喻……疏。你放我下来吧,我自己能走。”

     被一个男人像背小孩似的背着走,宁可脸颊有些发烫,他小学之后,就没让人这么背过了。而且这个姿势,自己的私密部分和喻疏贴得极近……宁可极力梗着脖子,想撑起身体,让自己离喻疏远一些。

     “你走不了,头放在我肩上,你这样我很累。”喻疏说。

     宁可挣扎了一会儿,见毫无用处,这才犹豫着把下巴放到了肩膀上,想着不能再给喻疏添麻烦。

     两个人身体贴得极近,走在漆黑的道路上,喻疏步伐很稳,让宁可突然感觉很安心。

     走了不一会儿,喻疏拐上了一条向上的小道,穿过一扇木门,喧闹的声音魔术般瞬间传到耳朵里。

     “浙江杭州浙江杭州,最大灵器厂上市了,老板决定大酬宾,原价都是100多、200多、300多的增灵器,统统只卖20块……”

     听着叫卖熟悉的鼓点,宁可睁眼去看,一条热闹街市出现在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