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8章
    灰色的灵火很小,但是宁可却看得清晰,灵火飘浮在石椅上方,微微跳跃着。

     “在哪?”米时警觉地看向宁可所指的方向,只看见一张空空如也的石椅。

     “在石椅上,右边的位置。”宁可盯着那火焰,怕自己一个眨眼,那灵火就跑没了踪影。他问过沈子松关于灵火的事,得知灵火可以随意移动位置,但是不能离开灵体太远。这算是恶灵的本能,他们会让自己的要害远离危险。

     米时闻言,立刻朝宁可所指的方向放出音符,朝石椅包围过去,他动作很快,在恶灵没有反应过来之前,那些密集的音符很快就接近了灵火,在碰到火焰的一瞬间金光大盛,缠绕着想要锁紧。

     “找到了!秦尘,围住它!”米时的音符在触碰灵火时能够感应得到它,忙示意秦尘帮忙,秦尘立刻释放出一个水球,朝音符所在的方向砸去。

     可就在水球即将到达的时候,宁可看见那灰色的小小火焰沿着金色音符的空隙快速钻了出来,隐没在了一棵树后。

     “在那棵树后!”宁可立刻将灵火的方位报了出来,这个恶灵的灵火比之前看到的两个要小很多,移动的速度非常迅速。

     米时也早已感觉到灵火已经不在自己的音符控制下,一转身就想追过去,被秦尘一把拉住了。

     “不能出去,他的灵体就在附近。”秦尘提醒道,阳光正盛,他们若是暴露在太阳之下就会出现影子。

     “等一会儿净化了他,我要仔细看看这是个什么人!就没见过这么烦人的!”米时气得想爆粗口,他最烦这种打个架还要思前想后的感觉,有本事就面对面打个痛快。

     以前也不是没遇到过烦人的恶灵,不过都能直接看到恶灵的本体,虽然也看不到他们的灵火,但是可以根据恶灵本体的大概位置判断,瞎蒙几下也总能蒙到。可是眼前这个恶灵的本体太难发现,之前的经验到这里就全都失效了。

     还好他们有一个念灵师,米时觉得自己简直机智,刚好在今天把宁可带了过来。

     “怎么样?找得到吗?”秦尘问宁可。

     “在树后,那片叶子中间。”宁可朝前指了指,那灵火虽然小,但是发着灰色的光,不难找到。

     米时和秦尘顺着宁可的手指看过去,瞬间都懵了,那树上成百上千片树叶,那片叶子到底是哪一片?

     “不管了,打了再说。”米时本着多打打总会中的原则,确定了大概方向,迅速放出了音符。

     不得不说的是,米时的直觉总是很准,他放出的音符离那灵火非常之近,可却在接近时再一次被它溜走了。

     “右边一点,上面半米,右下的树杈上。”宁可提醒米时和秦尘,他们两个根据他的提示动作,可是那灵火却像一只机敏的苍蝇,一次次在即将被接近时迅速逃走,好像在戏耍他们一般。

     他们就这么重复了十几分钟,也还是毫无所获,宁可看得出来米时的灵力正在慢慢减弱,因为那音符的光芒渐渐暗淡了下来,秦尘施放的的水球也开始越来越小,这样耗下去不是办法。

     宁可之前得知,其他两个念灵师都有“通感”的能力,能够将自己所感传达给其他灵魂,如果自己也有这种能力,让米时和秦尘也看到灵火,那么事情将好办得多。他突然想起在来到现场前的事情,那时候他刚刚从许时逸的回忆中脱出,好像听到沈子松在大喊那是逆通感,如果自己可以读取灵魂,那么肯定也能向其他灵魂传达信息,但问题是,怎么传达?

     “只要想做就能做到。”

     宁可脑中突然浮现出沈子松的一句话,身为一个研究者,沈子松完全没有研究者该有的严谨感觉,反而处处透露出了不靠谱的气息。那天宁可再次读取灵魂的心声失败之后,他有些挫败的问沈子松,为什么自己就是做不到,沈子松沉默了一下,说出了这句话。

     宁可知道,有些事情不是靠想就能解决的,但是连想都不去想,那就更没有可能了。

     米时和秦尘在经过一番试探之后发现,宁可指挥的声音突然断了,他们没有办法知道灵火所在,回过身来查看宁可的状况。

     只见宁可闭着眼,像是在沉思,不一会儿,又突然睁开了眼睛,眼睛紧盯着前方,眼神里是从未有过的坚毅。

     米时本来对宁可的印象和对秦尘的印象一样,觉得都是温和斯文的人,但是此刻却突然觉得他的温和之中透出了一种别样的凌厉,像是换了个人一般。

     “米时,秦尘,看草坪。”宁可说。

     两人不明所以,但是还是依照宁可所说的去做了,双双转头看向不远处的草坪,却没有看出有什么异样。

     宁可在叫他们看草坪之后就没再说话,他们只好一直盯着那块绿地看,宁可叫他们这样做,一定有他的原因,现下的宁可给人的感觉很可靠,让他们不由自主去服从。

     他们专注地看着草地上的每一处地方,试图找出一些线索,眼前的画面却突然像电视失了信号一般,闪断了几下,他们不由自主地眨了眨眼,睁开眼睛,发现草坪上出现了一团灰色的火焰。

     “这……是什么?”米时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那团小小的灰团,“灵火?”

     “你们看到了吗?恶灵灰色的灵火。”宁可问。

     “这就是灵火?”秦尘也盯着那团火焰,猛地抬手,一个水球朝那火焰砸去,在火焰没来得及逃跑之前包裹住了它。

     火焰在水球里剧烈挣动,却怎么也挣脱不了水球的束缚,不一会儿,就慢慢平息下来,那灰色慢慢退去,恢复成透亮的蓝色,那蓝色火焰周围,慢慢显示出了一个人的模样,是一个面色沉郁的男性青年。

     ………………这就净化完成了???

     成功捕获灵火并净化的过程来得太快,秦尘依然举着手,自己都不敢相信,没等他反应过来,居然就这样完成了净化工作。

     米时直到走近了那个透明的青年都还是愣的,折腾了那么久,怎么说净化就净化了。

     还是秦尘首先反映了过来,冲宁可笑着说:“还是实践课有用。”

     宁可头有些晕,他刚刚在操纵“通感”时从很多不同的视角看到了眼前的景象,就像同时看着好几部巨幕电影,让他有些无所适从,同时又有些雀跃,他好像已经抓住了那个感觉。

     三人来到那个青年身边,青年没有像之前恶化的灵魂一样不知所措,而是认命般等在原地,见他们过来,还不好意思的笑笑:“又恶化了,抱歉。”

     秦尘掏出手机,询问了青年编号,在手机上查看起来:“莫恒,死于他杀,第二次恶化,对吗?”

     “对,已经是第二次了。”青年说。

     “厉害啊兄弟!”米时打量着青年,衷心赞美道,“你是我见过最难对付的恶灵了,以前恶化过?怎么没听说过你。”

     “我刚跟哥哥过来。”

     “原来是你,罗祈是你哥?”秦尘看着手机上青年登记的资料,他听说过罗祈,南京人,也拥有阴阳眼,半年前在他弟弟被杀害时执着地问遍了南京市所有的灵魂,据说是他弟弟晚上被杀害时背对着凶手,案子至今还是个悬案。

     “嗯,就是我,被害的时候只看到了凶手的影子,所以恶化后的能力也是影子。”莫恒自嘲地笑笑,他表情始终郁郁,笑起来更显得落寞。

     “凶手一定会被抓住的。”宁可突然插话道。

     莫恒看向了他,露出一些感激的神色,他知道这个看起来友善的青年是在安慰自己。

     “没事了,注意以后不要再恶化,第三次就要上监控名单了,你回去吧。”秦尘在手机上打了几个字,“要不让你哥来接你?”

     “不,千万别告诉我哥,他今天结婚,”莫恒的忙道,“他好不容易可以开始新的生活,我不想再让他为难。”

     “那好吧,你小心着些。”秦尘说。

     三个人告别了莫恒,通知老徐可以撤人,便上了车。

     “那个莫恒,跟他哥为什么不是一个姓。”米时关上车门时道出了自己的疑问。

     “他跟他哥是同母异父的兄弟,他哥很爱他,半年前见过一回,为了他的事都瘦没了人形。现在能搬过来开始新生活,挺好的。”秦尘启动了车子,有些感慨。

     秦尘开车还不怎么熟练,倒车出库有些慢,好不容易从停车位出来,一个拐弯,差点撞到了迎面驶来的一驾花车。

     花车一个急刹,顺势将车停在了路旁,车上下来一个穿着礼服的青年,衣领的扣子解了开来,衣衫不整的样子,面目和刚刚见过的莫恒有些像。

     他急急忙忙冲三人道了歉,一头冲向了他们来时的路,光亮的皮鞋在水泥地上拍出急促的节奏。

     三个人看着这一幕都沉默了,只能希望杀害莫恒的凶手早日被绳之以法。

     一路无话回到了灵管,刚踏进恶灵组的大门,看见许时逸和一个灵监的人站在门口说话。

     “最近有几起凶案,怀疑是恶灵在做怪,组长让我把资料转交你们恶灵组调查。”

     “什么凶案?”

     有几个男性在小巷被人从身后杀害,受害人的灵魂称没有看到凶手,只看到了凶手的影子。而且受害人尸体上有异样的灵力残留,怀疑是恶灵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