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二章
    几人不久就开车来到了一个高档小区里,许时逸带着他们坐上电椅,被一个一同上楼的大爷嫌弃地盯了好一会儿,一副分分钟想报警的表情。宁可注意到,米时被看的时候耳朵悄悄的红了,有些不自在地假装四处看风景。

     他们跟着许时逸来到顶楼,摁响了其中一户的门铃。

     不多时,门开了,一个男人出现在门内,皱着眉打量了他们几秒钟,立刻连退了几大步。

     “老大,要不要这么嫌弃,我们这可是为工作鞠躬尽瘁。”米时说。

     “要。”男人回答得干脆。

     “老大,阁楼借来用用,我们刚刚对付了个恶灵,浑身都湿透了。还有……前两天说的那事,已经有眉目了。”许时逸说。

     男人没有说话,拿出一把钥匙丢给了许时逸,毫不留情关上了门。

     宁可从刚刚开始就一直观察着那男人,原来这就是名片上那个叫喻疏的人,跟自己原本想的完全不一样。男人不是他想象中的“领导”模样,他高大、年轻,有一种不容置疑的气势,让人不敢与他对视。

     许时逸接过钥匙,带着几人又爬了一层楼梯,来到了一个阁楼里。阁楼装修得非常精美,拱形的天花板显得阁楼尤其高大,窗外阳光正盛,穿过窗框落在一旁的床上、书架上,看起来非常温馨舒适。宁可怎么也不会想到,这里将来会成为自己的居所。

     几个又脏又臭的人站在门口看到这干净明亮的一切都迟疑了脚步,最后还是许时逸发了话:“米时,你先去。我已经叫外勤拿衣服过来了。”

     米时看他一眼,想说什么又咽了下去,一扭头毫不犹豫地在光亮的木地板上留下了一串脚印。

     几个人中米时最为狼狈,他先去清理没人提出意见,在门口等待。

     “第一次看到恶灵有什么感想?”许时逸问宁可。

     “没什么感想。”宁可如实回答,他还没来得及有感想,疑问倒是快要溢出来了。

     看着宁可欲言又止的表情,许时逸说:“有什么问题,尽管问吧。”就怕你不问。

     宁可想了想,问出了他最想知道的问题:“你们——是人还是鬼魂?”

     他本来完全没有怀疑过许时逸的身份,不过自从看到秦尘“穿衣服”后,他就有些不确定了。

     “我们都是鬼魂,确切来说,我们是渡魂。”许时逸努力挤出一个笑,不过在他人看来他的脸只是怪异的抽动了几下,“灵魂分为两种,生灵和死灵。生灵就是活着的人的灵魂,人们常说灵魂出窍,那个出窍的灵魂便是生灵,也叫生魂,生魂数量很少。死灵就是死去的人的灵魂,你看到的大多数灵魂都是死灵。而死灵有三种类型,普通灵魂、恶灵和渡灵。”

     “普通灵魂和恶灵我都知道了,渡灵又是什么?”宁可问。

     “恶灵是普通灵魂的恶化,渡灵是普通灵魂的升华。就像人通过修炼可以成仙,动物植物通过吸收天地精华可以成妖,灵魂也是一个道理,灵魂通过吸收灵气就可以渡化,拥有能力。”

     “这么说,你们相当于灵魂中的仙人?”宁可大概明白了一些。

     许时逸:“嗯,可以这么说。不过我们可没有电视剧里神仙那么强大的力量,你应该注意到了,除了你看到的那些能力,我们平常也和人类一样。”

     宁可点点头,他觉察到许时逸他们的通讯工具、出行工具等,也只是普通的手机和汽车。

     “那你们为什么不以呃……灵体的形态去工作呢?你们扮成人类,不会不方便吗?会被人看到。”

     “这个世界是公平的,我们渡化之后拥有了能力,却失去了保存灵力的能力——在阳光下,我们的灵力会外泄。我们灵力就像人类的体力和实物,只有灵力充足我们的灵体才能正常运转。”许时逸解释说。

     “所以你们都必须伪装成人类?”宁可继续问。

     “也不算伪装,我们只是穿上了一件特殊的‘衣服’保护身体,这种特殊的皮囊是灵研组研究出来的,穿上后可以让我们像人类一样生活,也算是一种福利吧,很像得到了长生。”许时逸说。

     “像你们这样的渡灵有很多吗?”宁可想到上午看到的那些人,他们竟然全都是鬼魂。

     “不算多,大部分都在我们灵管了。也有很多普通灵魂为了争取灵管的福利,拼命想要渡化的。”许时逸说到这个就头疼,最近鬼市里有人贩卖虚假吸灵器,好几个灵魂因为假冒伪劣产品恶化了。

     宁可觉得他可以理解那些灵魂的想法,灵管的工作就像灵魂界的铁饭碗,也难怪他们想要去争取。

     “不过想进灵管也不是拥有能力就可以的,”秦尘用自己喷出的水简单清洗了一下,加入了对话,“比如我们恶灵组,一定要有能安抚恶灵的能力。”

     “什么样的能力才可以?”宁可顺着话头问。

     “这个你以后就知道了。”许时逸说着看向了楼梯的方向。

     宁可顺着他的实现看过去,那个叫方啸间的男人提着一个小箱子朝他们走了过来,依旧目不转睛地盯着手中手机。

     他走到许时逸面前,把箱子递给了他。

     “怎么是你送来?”许时逸问。

     “不想待在办公室。”方啸间边说边转头想走,却被许时逸拦住了。

     “正好,你是开车来的吗?”许时逸问。

     方啸间点点头。

     “那你一会儿顺便把米时和秦尘带回去,我还有点其他事。”许时逸说。

     方啸间看了许时逸一眼,没有说好也没说不好,转身靠在了一旁的墙上,低头开始玩手机。

     许时逸打开了那个小箱子,从里面拿出了几套衣服分给秦尘和宁可,自己拿着一件进了阁楼,给米时拿去了。

     衣服是普通的运动服,只不过在胸口的地方统一印着一小团火焰都形状,和宁可在刚刚那个恶灵体内看到的很像,惹得宁可又是一阵好奇。

     不过,现在不是问问题都时候了,宁可看着一边放在地上的猫包,只想赶快清洗完毕,把大花拿给喻疏“看看病”。他对灵魂了解得越多,就越担心大花。

     半个小时后,几人终于全4都洗好了澡,换上了干净衣服。

     “我已经把你的事告诉老大了,他在下面等你。”下楼的时候,许时逸跟宁可说。

     宁可感激地点点头,跟着大家一起来到了喻疏家里。

     喻疏正在沙发上坐着等他们,依旧是冷漠的样子。

     “什么事,说吧。”喻疏开口道。

     宁可不敢啰嗦,把大花从猫包里拿了出来。

     “喻先生,它最近有些不对劲,请你帮忙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宁可说。

     喻疏看着在地上抖动手脚的肥猫,皱起了眉头,问道:“一只狗能有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