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5章
    宁可和戴瑜婉下了车,跟着要赶赴现场的后勤人员走了。他们最后决定,喻疏回招待所取车,然后到现场接宁可直接走人。

     早上许时逸打来电话,在电话里含糊不清地说有事要请示喻疏。连许时逸都解决不了的事……他们决定尽早赶回去。

     另一个恶灵现场离他们所在的地方不远,恶灵本身如戴瑜婉所说,并不强大,宁可赶到后一使用通感,就迅速解决了。但他心中的疑惑还没有解决,因为这个恶灵的灵火也是圆形的小球,包覆着如同恶化的灵体一样的红色光芒。

     那么他在杭州看到的那些火焰形状的灵火又是怎么回事?到底哪一种才是恶灵灵火的形态?抑或两种都是?

     周围没有人能看到灵火,他连个商量的人都没有。

     “戴姐,你能联系上另外两个念灵师吗?”宁可知道回去之后许组长一定有办法联系上,可他等不了了。

     “能是能,你联系他们干嘛?不怕对面挖墙脚啊?”戴瑜婉说着躲进了阴影里,他们站在体育馆背后等喻疏,看后勤在现场忙碌。

     “额……交流业务。”要说明起来太长了,而且目前什么都没有确认,他决定暂时不要声张。

     戴瑜婉从包里掏出手机翻着通讯录,体育馆后面跟宽阔,风很大,吹得体育馆上方的旗帜猎猎作响。

     戴瑜婉拨通了一个电话,将手机递给宁可,就在手机交到宁可手中那一刻,风吹断了上方一根老旧的旗帜,旗帜上尖利的铁棍从天而降,直直刺向宁可的小臂,划了一道大口子,鲜红的血液在蛰伏几秒后汹涌而出。

     戴瑜婉见状慌忙大喊:“后勤来个回会医的!”

     一个年轻女孩立刻端着急救箱跑了过来,给宁可做了简单处理,可血还是源源不断地涌出,戴瑜婉马上把宁可拉入后勤人员的一架车里,亲自将宁可送去了医院。

     喻疏在接到宁可受伤消息的时候正在来路上等红灯,挂了电话就把电话摔在了副驾驶的门上,发出的声响引来了旁边车主的目光,又立刻被他的表情吓得转了头。

     他最能忍受*的疼痛,最不能忍的,也是*的疼痛。而他竟然在一天之内,让把他解救出那种痛苦的人在他面前受了两次*的煎熬。

     喻疏最初的记忆里,自己只是普普通通的一匹白马,变成人们口中所说的辟火神兽“矔疏”,经历了漫长的时光,而让他能够生存到现在的人,是宁可。

     几乎所有的异兽都是普通的动物进化而来,他们大部分都保留着最初的特征。千百年来被人盛赞的凤凰,最初的也不过是一只会咕咕叫的鸡,在各种机缘之下,在漫长的时光磨砺中,才得以“飞上枝头”。

     喻疏的记忆是从一场大火开始的,那时的他只是一头没有思想的畜生,每天麻木地受着奴役,直到一场大火把他周围的一切化为灰烬,只有他拖着被烧得面目全非的身子从火场逃了出来,躲进了山林,几个月后,竟然奇迹般地恢复了。他的头上新长了长长的尖角,背上的鬃毛变成了烈火的颜色。

     痛苦的折磨从此开始了。

     某地的地方志上,至今还留存着这样一个有关他故事:一个山野村民家的小孩某天在山上砍柴时,遇到了一匹骏马,那头顶尖角,马身洁白,马鬃如火,小孩看着稀奇,便把它牵回了家。刚开始村民们对这匹稀奇的马充满了好奇,到小孩家参观的人络绎不绝,后来发现这马除了不普通的外形,和普通的马没有什么区别,渐渐地就失了兴趣,久而久之,只把它当成普通的马匹看待,做着普通马该做的工作。

     一个炎热的夏日晚上,小孩一家吃过晚饭,照例在院子里纳凉,孩子的母亲拿过油灯,坐在稻草堆旁帮小孩补着裤子上的破洞,晚风吹来,歪斜的火苗点燃了地上的一根干草,大火在瞬间席卷了整个院子。

     “走水了”的呼喊传遍了整个村落,村民纷纷自发赶来救援,可是夏日的晚风偏偏不肯放过这家人家,吹得院子里火势更旺,村民们打来的那点水丝毫起不了作用,火焰渐渐蔓延,眼看就要把整个村落夷为平地。

     烈烈火光映照出很多恐惧和绝望的面孔,很多村民开始四下逃散,却被留下的村民叫了回来,因为他们发现,本来急速蔓延大火如时光倒转般正慢慢朝着院子中央收回,火势很快就小了很多,本来旺盛燃烧的大树失了火焰,变成了光光秃秃的黑色,留下未尽的火星。

     火焰越收越快,到了最后犹如龙卷风般盘旋而下,众人疑惑着看过去,看到院子中央站着一匹燃烧着的马,那火焰竟然如同遇到棉布的水般,迅速被它吸收着,直到最后一丝火光融入它的身体,直到他焦黑的身体重重倒下,直到他皮肤碎裂、露出瘆人的白骨,看见这一切的村民才反应过来,这匹与众不同的马,竟然能吸收火焰。

     小孩一家最终还是没有得救,人们把废墟清理之后,把那匹马的尸体抬到了庙里,把它当作神仙一样供奉。

     一个月后,有人在参拜时看到,那马的白骨上,出现了血红的新肉,新肉一天天增多,慢慢地便包裹了白惨惨的骨头,这马竟然在重生了!

     得到消息的村民纷纷前来跪拜,匍匐在它身前诉说着种种愿望,并在马完全重生之后细心供养,直到村里出现了另一场不可挽救的大火。

     一群村民拉着马来到了火场,毫不犹豫地把它赶了进去。

     什么神佛,都抵不过眼前的活命重要,反正这匹马能再生,反正这些神仙都慈悲,肯定愿意救他们于水火。

     村子再一次得救,可有一便有二,马一次次地被烧得面目全非,又一次次地恢复成最初的样子,保护了三代村民,期间有穷困的乞丐割过他的肉,有顽皮的小孩烧过他的尾巴,也有贪财的小人割了他的角。

     直到一次大火过后,那马似乎再也忍受不了这折磨,在还未再生完成的时候消失了。村民们哭天抢地地开始寻找,好像失去了它,就等于失去了生命、失去了吃食、失去了钱财和乐趣。

     喻疏记得那个血红的黄昏,他拖着两条没有完全长成的腿开始了逃亡。

     其实在最初跟着小孩回家时,他就已经开始有了意识,可那意识是最懵懂最原始的意识,他兽性未脱,只知道谁与他亲,他便亲近谁。小孩和村民对自己很好,那便牺牲自己救他们;乞丐曾经给自己喂过水,那便给他些肉也无妨;小孩有空就陪自己玩闹,那便归还些乐趣给他们……

     可实在太疼了,被火焰燎烤的感觉太疼了,*重新生长的感觉太疼了。不过这些*的疼痛他早就已经习惯,他不能忍受的是村民无情的眼神、乞丐贪婪的话语,小孩们天真又残忍的欢笑……

     神智清明时,他才意识到人们只把他当成了便利的工具。

     他拖着尚未长成的身体快速在山林间奔跑,身后急切的呼喊和火把的光亮让他不敢停下,刚刚长出的新肉在奔跑时不断剥落,溅起的碎石打在焦脆的骨头上发出碎裂的声响。等他逃到深山的洞穴,已经只剩下残缺的上半身,他慢慢爬进洞穴深处,没了意识。

     等他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三个月后,他发现往常早该长好的身体没有重新生长,反而开始腐烂发臭,引来了无数蛆虫。

     他的身体腐烂得很慢,残缺处前所未有的疼痛令他不知所措,可他毫无办法,只能任身体一点点腐烂,一点点消失。

     他想,就这样死去也很好,疼过这最后一次就好了。可实在太疼了,太疼了……他希望有人能发现自己,用刀把自己剁得粉碎。

     也许是他的请求被上天听到了,终于有人踏入了洞穴,可那人没有拿出刀,而是拿出了一个小瓶,在他残缺的身体上滴下了一滴清凉的水,他的疼痛瞬间就消失了,新肉以极快的速度在生长,完全没有以往的疼痛,只是有些发痒。

     “最后一滴荷露先借给你吧,我第一次看到这么痛苦的灵魂。”那人摸摸他断裂的角:“等你好了记得还我,被发现我就惨了。”

     说完他听到一人在洞外喊叫,像偷东西被抓到般快速跑了出去。

     喻疏很确定,那个人就是宁可。

     “嘟嘟嘟——”车窗外喇叭声响成一片,喻疏抬头一看,红灯早已变绿,放开了手刹朝医院开去,去还一个人情。

     他在后来几百年的光景里都在试图找到宁可,可等他的身体把荷露完全吸收殆尽,他也未曾找到。没想到在他放弃之后,那个人却突然又以另一种方式来到了自己面前。

     喻疏来到医院的时候宁可正在打电话,许时逸打不通喻疏的电话转而找了他,看见喻疏过来赶紧把电话递过去。

     喻疏接过电话啪一下按灭,屈膝蹲着看宁可包扎好的手臂问:“疼不疼?”

     宁可抬起手臂笑笑:“刚刚疼,现在好了。”

     他刚想收回手,就被喻疏一把抓住了。

     戴瑜婉替宁可拿药回来,刚刚开门,就看见喻疏用一个求婚的姿势拿着宁可的手,落下一个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