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9章
    “你是说,杭州恶灵的灵火和别的地方不一样?”戴瑜婉见小三蹭过来,不动声色地往后退了一步。这要是分开的三个小帅哥,他还是比较乐意接受的,可这合而为一,她可没有3p的兴趣……

     “对,我从一开始,看到的恶灵灵火都是火焰的形状。”宁可说。

     “你来之前,苏狠就已经开始行动,恐怕是他们搞的鬼。”许时逸想起之前碰到的很多个恶灵,都比以往的恶灵要来得弱小。

     “他们究竟要干什么?”米时有些不耐烦地问,他最讨厌这些拐弯抹角的事,有什么事是打一架不能解决的?

     “这个只有等我们知道禁灵除了能成为战力之外还有什么其他作用,总不能他们费尽心力弄出这玩意儿是为了扰乱我们的工作。”戴瑜婉说,“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会在这里的原因了,我们会协助你们尽快解决。”

     她上午刚信誓旦旦地说,下午就被打了脸。

     ·

     “……问我怎么解决?我还想问你怎么解决呢!老娘的海瑞.温斯顿项链刚刚被轰飞了你没看到?头差点就跟着一起飞了!”戴瑜婉从灰土中捡出自己的高跟鞋穿上,蹲在地上那个一米宽的洞口前费劲往下看,洞里黑漆漆的,吹来阵阵凉风。

     “是你说的能尽快解决,又不是我。”白观抖抖头上的沙石,用手梳理着头发,看到被磨破的裤子,脏兮兮的鞋子,又放弃了整理仪容,也蹲下查看洞里的情况。

     “雷煊他们不是跟在你后面?怎么还没上来?”

     他们此刻在一处窄小洞口内,洞内地下开了个大洞,他们刚刚正是从这个洞里好不容易拱出来,浑身狼狈,不过好在没有缺胳膊少腿。

     “我日了,这他妈禁灵完全成型了怎么还有灵鸩?还玩个屁!”戴瑜婉虽然平常也会显露些粗俗本色,但从未像今天这么“深刻”过,不光是因为他们刚刚被对方的喽啰打的找不着北,还因为事态比她想象的严重得多。苏狠的能力她了解,跟自己一个水平,要打起来不定谁赢,但是她们对视频里的另一个人知之甚少,只有模模糊糊的传说,说是可以控制灵魂。现在看来传说也不只是捕风捉影,制造禁灵和支配禁灵,他确实可以做到。

     他们刚刚碰到的那个禁灵,已经是一个完美的成品,但他居然没有按照禁灵该有的意志,到人流、灵魂众多的地方去吸收能量,而是隐没在深山老林当中,一定是有人在控制着他。

     他们低估了禁灵和禁灵背后的人,贸贸然跑来,自取其辱。她和白观是逃上来了,但杭州灵管一众人和雷煊还被困在地底,情况不明。

     两个小时前,总部f3风风火火跑到灵监,要求所有工作人员从今天开始全力搜寻异常能量,包括未超出危险范围的灵能变化,誓要找出些蛛丝马迹。

     灵监的人平常的工作很清闲,盯盯电脑,看看测灵仪,哪里见过他们这阵势,吓得工作效率都变高了,短短时间内,竟然就汇总了所有发现灵能异常的地点。这在平时是不敢想象的,就算是许时逸,催他们交一份恶灵件统计表也要催个几天。

     “把前几个月的异常点也给我列出来。”戴瑜婉看一眼平板,拿着比划了几下。

     旁边雷煊颇有兴趣地看着一台测灵仪,白观则挨着个眉清目秀的工作人员,俯身撑在人电脑桌上,趁机撩人。

     “这里,”戴瑜婉指着地图左边一处光点,“三个月来一直有忽大忽小的灵能异常,你们有派人过去看看么?”戴瑜婉问灵监的负责人。

     “没有,这种程度的灵能异常我们一般不做处理。”负责人答道,心想指不定是什么玩意儿在那修炼呢,别挡了人家的道。

     “不是,你看这些,灵能异常处,大多都是维持着一个程度,这里不同,有时极大,有时极小,但都控制在危险标准之下。”戴瑜婉划到另一张地图上,敲敲平板的屏幕,“8月和现在的,几乎都在临界点上,但都没有爆发出来。这不是正常的灵能异常。”

     负责人被说得哑口无言,默默朝阴影处退去。

     “走,我们去看看。”戴瑜婉拍板。

     三人把事情和许时逸一说,许时逸同意让灵管的两个人跟着去。

     “我让秦尘和篮子跟着你们去吧。”

     雷煊满意点头,好不容易能和他家秦尘待在一起,喻疏看起来都没那么讨厌了。白观却摇了摇头道:“我们需要念灵师的协助。”他没有忘记他们来杭州的另一个使命,摸清宁可的能力。

     许时逸看看难得待在办公室的喻疏,用眼神询问他的意见,喻疏又转头看宁可。

     宁可坐在离他们不远的沙发上,自然是听到了他们的对话。

     “我也去吧。万一是恶灵,还能帮得上一点忙。”如果是禁灵,他想弄清楚制造禁灵的人为什么要顶着自己的脸,罔顾生命,制造出这种不应存于世的东西。

     他说完众人一齐望向喻疏,毕竟这里是喻疏的地盘,凡是还要征求他的同意。

     没想到喻疏很干脆地同意了,而且连他自己也要跟去。如果林林此刻在场,他肯定会感叹,原来只要能拉得动宁可,还真的可以赚到一个喻疏。

     总部三人、宁可、喻疏、秦尘加上偷偷跑上车的大花很快驱车来到了灵能异常的地点,这是五代坟后面的一座野山,不高,却很陡峭,戴瑜婉对杭州不熟,穿着高跟鞋就来了,又高又细的跟让她爬山爬得尤其吃力,却奇迹的没有踉跄摔倒。

     随着导航的指引,他们很快来到了一处山洞前,山洞很小,透出阵阵凉风,洞内被黑暗淹没,看不清里面的状况。

     戴瑜婉放出一只火红小鸟钻进去看了看,见洞口进去的一段路都没有什么异常,问道:“进不进?”

     “来都来了。”

     白观说着,第一个踏入了洞口,却又在几秒后退了出来,大喊道:“太黑了!来人,上个光球。”

     不用他说,秦尘和雷煊就已经动作,只见雷煊在空中释放出一簇大火,秦尘的水球立刻围了上去,水不仅没有浇灭火焰,还牢牢把火包裹住,形成一个“水灯笼”,光芒大盛。

     水球飘入洞中,瞬间照亮了洞中道路,众人跟着光亮走了进去。洞内道路弯折,脚下很不平整,大块的碎石让他们走得很缓慢,但那肥猫却是行进得如鱼得水,不时还停下来叫他们快点,让艰难前进的几人都很想揍他。

     宁可和喻疏走在后面,光亮稍弱,宁可走着走着,突然感觉到一只手牵住了自己。

     “别摔倒了。”喻疏说。

     宁可感受到喻疏手心的温暖脸立刻灼烧起来,自从那晚观看了现场小电影,自己做了一些出格的事后,宁可见到喻疏总有点莫名的心悸,每每想到那昏黄灯光下光/裸的身体和他那形状好看的勃发之物,身下某个器官就也“悸动”起来。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他想起猫总是有发春期,也许自己也到了发春期。

     洞内光线昏暗,宁可将手慢慢握上去,享受隐秘中突如其来的一点喜悦,感觉自己的心跳声重重回荡在空旷的洞中。

     前面雷煊转头来看他们的动静,回过身也想去牵秦尘的手,被秦尘一把甩的老远,顿时又想找喻疏打一架。

     洞内的道路越走越崎岖,越走越狭窄,有些地方高大的雷煊甚至要侧着身体走过,戴瑜婉看看手机,那个闪烁着的异常点离他们却还有一段距离。

     “要是里面没有什么禁灵苏狠你就要请我喝酒。”白观避过一块尖石冲戴瑜婉说,他已经八辈子没爬过山钻过洞,走了那么久,鞋子也脏了裤腿也给磨了,记忆里他上一次这么狼狈还是200年前。

     戴瑜婉白她一眼,费力扯出陷进沙石里的鞋子道:“你是组长,你同意来的,所以你负全责。要是没有,你要请我们喝酒。”

     又走了一会儿,遇到一个狭窄的弯道,冷风从弯道那头吹过来,发出轻微的呜呜声。

     戴瑜婉看一眼手机,阻止了想走进弯道的白观。

     “到了。”

     白观退出来,取下手上戴着的一串黑色金属珠子,突然使力,将整串佛珠捏了个粉碎,抛洒到空中,那碎屑瞬间又组成了无数颗细小的珠子,越变越多,密密麻麻在空中浮动,远远看去,像上千只蓄势待发的蜜蜂。

     喻疏将宁可拉到自己身旁,道:“无论无何不要放开我。”

     宁可点点头,握紧喻疏的手,跟在他的后面,越过了急弯,瞬间视野开阔了起来。

     急弯后没有什么他们需要担心的东西,看起来只是一小段异常宽阔的道路,可这道路明显有人工开凿的痕迹,地上散落着一些人类的衣物,破破烂烂,估计是因为年代久远的关系,全都灰扑扑的,看不出本来颜色。

     “没有发现任何灵魂。”宁可仔细感受了一下说道

     白观用脚撩起一条破裤子道:“会不会真有人跑这里修仙来了?”

     嗒——嗒——嗒——

     他话刚落音,短道的尽头传来一阵清晰的脚步声,声音越来越近,在洞中回响得异常鲜明。众人谨慎得盯着尽头处,做出随时可以攻击的姿势。

     不久,从尽头走进来一个人,宁可看到他,惊讶道:“苏医生,你怎么会在这里?”

     来人为什么会是宠物医院里为大花看病的苏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