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7章
    大花走到玻璃罩子前,把肥抓印在上面道,摆一副深沉的模样,半晌道:“知道。不过我宁可不知道。”

     说完又补充道:“不是那个宁可。”

     喻疏用手指弹开他的肥爪,把玻璃罩子揭开,伸手要去抓那石头。

     “我劝你还是不要碰的好。”大花退开数米,紧盯着喻疏胡来的右手。

     喻疏看他一眼,接着毫不犹豫地拿了起来,放在眼前观摩,没有感觉到任何灵气和力量。石头在灯光下微微闪烁,像涂了闪片柒的劣质玩具,看起来没有什么危险。

     “你以后别碰我,我承受不住。”大花又退了一步,用作为一只猫最深沉的目光看着喻疏手上的东西。

     难道这石头有什么不为人知的厉害之处?喻疏掂了掂没有任何异常反应的石头,用眼神示意大花把话说明白。

     大花叹了口气,觉得喻疏还是太年轻,道:“这石头,是从小三体内拉出来的。”

     喻疏默默把石头放回了原处。

     “这石头,到底是什么?”事关宁可,喻疏突然对灵管的业务上心了起来。

     “是不完整的融灵石。”大花跳上档案柜,柜前有一个独立的保险柜,四四方方,没有锁,看起来说是完全密封的状态,它站在保险柜上,斟酌着用词:“许时逸他们看到的那些,包括这一颗,都只是些垃圾罢了,完全没有任何作用,真正的融灵石早就被人拿走。”

     “融灵石?禁灵?”喻疏听到“融灵”二字马上想到了禁灵,禁灵是灵魂融合的产物。

     “不错,聪明,制作禁灵必须要有融灵石,而制作融灵石,必须要让生魂在人体内炼化融合,之所以小三会变成那样,恐怕就是有人强行让他们的灵魂进行了融合。这些也只是我无意中看来的,至于具体的做法……我没来得及看。”大花眼下转沉,好像陷入了不好的回忆。

     “这么说来,半年前就有人在蓄意制造禁灵?他们制造禁灵干什么”许时逸在他们开始谈论融灵石时就进了档案室,他想起“小三”三人的被害,都跟影子杀手有关,而最早的被害者,出现在半年前。半年前,就有人在试图制造融灵石,而他们最终的目的,不会是只是本着科研精神,制作出禁灵那么简单。

     “你问我我问谁去,我只是一只猫,你们才是灵管工作人员好不好?”大花回道,他确实不知道禁灵到底能干什么。50年前,也是在这个保险柜前,他匆匆忙忙看着的那本书上一定有所记载,可惜,他没能看完。

     “带着完整融灵石的人有宁可的脸,天狗,说吧,你还知道些什么?”喻疏知道大花肯定还知道些什么,50年前灵管的动荡他也有所耳闻。

     “你这是威胁我?”大花眯起了眼睛看向喻疏。

     “就算是吧。”喻疏回答,其实他现在和大花有着相同的立场,他们都想保护宁可。

     “好吧,我怕了。”大花站得累了,蜷起两爪趴下,“我知道影子杀手是谁,说起来也是你们的前辈,叫苏狠,是獓狠。”

     大花见眼前两人没有反应,接着说:“当年的事,总部瞒得还真紧。50年前我在杭州坐镇的时候,苏狠是我的部下,当年不比现在,我们那时候经历过建国所有的动荡,战争、苦困……滞留的灵魂很多,每个城市的灵管都需要三名以上的神兽管理。啧,神兽现在好像不是什么好词。”大花舔着爪继续说:“你们也知道,之所以需要我们坐镇,是因为比人类灵魂更高一级的灵魂形式,才能真正镇压住恶鬼。不知道你们现在恶鬼控制得怎么样,我们那时候很难控制住频繁恶化的灵魂,被打入恶鬼道的人很多。”大花看了一眼许时逸,“苏狠喜欢的一个女孩,变成了恶鬼,他想办法瞒了下来,但是恶鬼在人间注定会吸收普通灵魂的力量,造成了大量伤亡,总部知道后,派人将那女孩灭灵了。”

     许时逸皱起了眉头,将一个灵魂打入恶鬼道,意味着终身□□,将一个灵魂灭灵,意味着死刑,意味着将永远消失于*八荒之间。

     “很严厉的决定对吧?当年我比你们还惊讶,苏狠更甚,恐怕听到这个决定的当时他就疯了。总部那帮老家伙都是说一不二的主,说灭就把人灭了,苏狠也被□□待审,后来想办法逃了出去,还偷走了这个箱子里的东西。”

     “什么东西?”许时逸问,这个箱子在档案室里放了很多年,不能移动,也不能打开,他们最初还以为只是个奇怪的固定装饰物。

     “一本书,上面写着如何制造融灵石,制造禁灵,或许,还有禁灵的作用。”有人煞费苦心研究出制造禁灵的方法,总不能只是为了好玩,禁灵,一定有什么特殊的作用。他那时拿到那本书的时候,就应该先看后面。

     大花说完不再开口,好像陷入了某些回忆里,直到秦尘拿着一纸文件跑进来。

     “老大,组长,华南总部刚刚下的红头,说鉴于我们异常事件频发,要派人协助我们调查。”

     秦尘把文件递给许时逸,许时逸看了一眼,没太当一回事。因为大家都知道,总部这时候派人来,名为协助,实际上是监视。宁可的能力太特殊,和传说中出逃的樊因是一个路子,也难怪总部会那么积极。

     等等,宁可和樊因能力相当,视频中和宁可一样的脸……一个想法突然在许时逸脑中闪现,不过因为他确实是没有脑,那个想法很快就消失了。

     三人一猫从档案室出去后,喻疏没有先去看视频,而是把宁可送回了家。阁楼里才几天没人住,就变得冷冷清清没有了人气,因为宁可拿过来的东西也不多,看起来还是本来整洁空荡的样子。

     喻疏虽然不太通人情,但他绝不傻,这一看就知道,宁可只把这里当作酒店来住。而且灵管给的福利,他好像一个都没用在自己身上。

     “等你手好了去买东西。”喻疏突然说。

     “啊?”宁可听得迷茫,买什么东西?是要帮喻疏买东西?”

     “买个按摩椅,放沙发边上,买两个平板,一个放床上一个放沙发,还有毯子、保温杯……”喻疏用平静的语气念了一大串。

     这下不光宁可迷茫,大花也迷茫了起来,这个喻疏发的什么疯,怎么去了趟上海就突然对他家宁可这么好,这俩人一定有故事……他打算有时间盘问一下宁可。

     回到了家里,看到了熟悉的人,摸摸大花毛茸茸的身体,宁可终于安心了下来,不一会儿就开始打瞌睡。他昨晚其实根本没睡好,和小宁可一起直挺挺地趟到了早上。这会儿回到熟悉的环境,就开始犯困。

     喻疏见他睡意朦胧,伸手把他放平在了床上,一把拽出肥猫放到一边,帮宁可盖上了被子,看他渐渐睡得深沉,才走出阁楼。

     大花刚好要去厕所尿尿,跟在喻疏的后面慢跑,突然一头撞到了突然停下的喻疏腿上,不满地说:“我去,你能好好走路么。”

     喻疏慢慢转过头问:“你是怎么来到宁可家的?你早就知道他有念灵能力?”

     天狗今天说的话漏洞很多,隐瞒的情况不少,他不能放任这来历不明的猫猫狗狗怀有目的地接近宁可。

     “我来宁可家纯属巧合,别担心,我们是同一战线的。好了,战友,别挡我尿尿的路。”大花说着绕过喻疏,翘着尾巴走了。

     第二天宁可起得很晚,赶到恶灵组的时侯远远听见办公室里很是热闹,赶紧跑进去一看,看到了几个也是刚刚赶到的熟人——戴瑜婉、雷煊和白观。

     其中雷煊壮硕的身材很是显眼,宁可看到他作用环视了一圈,正担心他看到喻疏又打个天翻地覆,却见他直直朝着秦尘走了过去,抱起秦尘就来了个法式深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