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8章
    “少儿不宜!别看!”

     大花从小看着宁可长大,潜意识里他还是那个牙牙学语的孩子,看到雷煊和秦尘亲得难解难分啧啧作响,骤然紧张起来,一个飞扑趴到了宁可脸上,还记得收起爪子,只用肉垫紧紧箍住宁可的脸。他身形肥大,整个身体盖在宁可脸上,像一张猫皮小毯。

     宁可被扑面而来的毛球吓了一跳,反应过来后忙用手拿开它,因为他发现大花的屁股,不多不少,刚刚好在他鼻前,他刚刚被吓到,猝不及防还深吸了几大口。

     他边费力扯开他边控诉道:“大花……你那儿……有味道……”

     宁可好不容易撕扯开大花的时候,秦尘也好不容易扯开了雷煊,一拳把那大高个掼到一边,猛力擦着嘴:“走远点!”

     “这么久不见,还不让亲一下,有没有人性?”雷煊丝毫不惧秦尘的臭脸,又不要脸地蹭过去。

     秦尘撑开他:“没有,我不是人。”

     “哎呀呀,有男朋友真了不起,我也想了不起,怎么样,这位小朋友有没有兴趣和我一起了不起?”白观看着两人打情骂俏,走到米时面前,习惯性撩人。

     “你谁啊?”米时瞟他一眼,完全没有理会他的挑逗。

     “我是一个觉得你很可爱的人。”白观见得多了,通常这种小朋友一开始都会排斥自己,不过他最终都能令他们欲罢不能。

     他说着就想伸手去碰米时的脸,半道突然被一只手握住了。

     “你好,上次开会见过,我是杭州恶灵组组长许时逸。”

     许时逸挤过一堆人来到米时旁边,勉强来得及阻止了白观的咸猪手。

     没想到白观非但没有在意,反而反手握紧了许时逸,拇指还在人手上摩挲几下。

     “我记得,上次开会我们座位离得远,当时我就想为什么不给我个认识你的机会,没想到在这等着我呢。”白观打量着眼前身形挺拔面容英俊的男人,心想小可爱固然不错,但还是这一款带感,看起来是凶了点,做起来让他示弱求饶该多爽快。

     “别人要跟我握手你凑什么热闹。”米时看着两人紧握不放的手有些气不打一处来。

     “不要吃醋,大家都有机会,来……”

     “能不能干点正事?!”

     白观一个来字没说完就被戴瑜婉一声咆哮打断了,这卿卿我我勾勾搭搭的现场让她仿佛置身相亲大会,还是举办得特别成功那种。

     一声怒吼终于让众人重新安静了下来,纷纷公事公办地朝对方点点头,介绍了自己的职务,规规矩矩握手。一套程序走完,戴瑜婉从手提包里掏出一份文件。

     “沪灵[2016]78号文件,相信你们昨天已经收到了,请对照职责上报最近禁灵事件所有资料。”

     话是说给大家听的,眼睛却看着许时逸,她知道,喻疏是个不管事的,杭州这边许时逸说了算。

     “跟我来。”许时逸说着,率先走进了会议室,打开投影仪,开始播放禁灵出现当天的监控视频,“报告已经提交过,需要上报的也只剩下这几个视频。”

     许时逸早已请示过喻疏,可以把视频报给总部来的人,这边什么情况,总部基本已经摸清,就算是不报,他们也会想办法得到。至于宁可,也早晚要知道。

     投影里画面开始动起来,是一家便利店的监控录像,一个提着大包小包的青年出现在画面当中,是宁可。视频突然变小,移到了屏幕左边,同时,另一个视频出现,占据了屏幕的右边窗口,两个视频共享同一个时间线。右边视频上是一条人流稀少的街道,不久后出现了两个男人和一个小孩,其中能看得清脸的人,也是宁可。

     三人盯着宁可,宁可盯着视频,久久没有出声。

     宁可看着右边视频里定格的脸有些恍惚,他知道那不是自己,可怎么会有一个跟他长得如此相似的人,在清晰度不高的监控视频里,他甚至一度以为那是自己。

     而令戴瑜婉三人震惊的不止是宁可同时出现在了两个视频中,而是“宁可”对面那个面目模糊的男人,那身形和走路的姿势,他们绝不可能认错,是灵管一直在通缉的人。之所以摄像头拍不到他的正脸,不是因为他永远能找到死角,而是因为他用了自己“毛发”的能力。

     是獓狠,獓狠带着那本□□回来了。

     “需要解释吗?”正在他们震惊的当口,喻疏推门进来,打破了会议室的寂静。

     雷煊看到喻疏,第一次没有大打出手,而是安静地坐在位置上,看着视频定格的画面。

     “那是苏狠,是吗?”戴瑜婉指着“宁可”对面面目不清的人问道,“我就知道他会回来,当初青羽被灭灵的时候我就知道,他不会善罢甘休。”

     “他不仅没有善罢甘休,而且还带回来了不得了的东西。”白观笑笑,指着右边画面中轻笑的“宁可”,“小朋友,不要急,我们知道那不是你,我敢打赌,那就是西湖底下跑出来的东西——樊因,有没有人要下注?”

     “我跟三千块。”雷煊说,被秦尘瞪了一眼,赶紧改口:“那两千。”

     “我也跟两千。”桌子上一只肥猫突然开口说,被白观和雷煊无视了,只有戴瑜婉看过来,有些疑惑地打量它几分钟,又自顾自摇摇头,不再理睬它。这只猫的声音有点像他以前认识的一个前辈,不过前辈早就不在,被视频中那个看不清面目,只有影子格外清晰的人背叛、杀害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宁可终于忍不住,问出了口。

     喻疏走到宁可身边,用手在他背上轻抚两下以示安慰:“那天我们碰到的禁灵,是被蓄意制造出来的,用这个人戴在脖子上这颗石头。”喻疏指指右边视频中尤其显眼的黑金色圆石。

     “那个人是谁?为什么……为什么和我长得一样?”宁可突然感觉一阵心悸,一种事到临头却忘记自己要干什么的焦躁感涌上心头,令他手心发汗,极度不安。

     喻疏摇摇头:“我们猜测是很久之前被封印在西湖底的凶兽,够控制灵魂,制造禁灵也不在话下。至于为什么和你长得一样,目前不得而知。”喻疏看宁可突然变得仓惶的样子,又道:“别急,我们会知道的,你不会有事。”

     我不会让你有事,喻疏想。几百年前自己的痛苦和煎熬,在这个人的一滴甘露下瞬间化为乌有。那匹在绝望中寻求了断的白马,感念的不仅仅是*的解脱,而是无偿的好意。在百余年的寻觅中,这份感念慢慢消散,却又在一夕间溢满。

     宁可看着喻疏的眼睛,他这是第一次直视喻疏的双眼,那眼里没有印象中的不耐和高高在上,反而有着如同穿越时空而来的幽邃,令人莫名感到安心。

     “嗯。”宁可点点头,“只要查出来就好了。”

     两人平静的对话着,仿佛被隔离在了二人小天地,完全没有发现周围众人尤其一致的黑人问号脸。

     ?????喻疏肯定是被人掉包了,这种耐心温情的对话是什么鬼??????

     就在众人沉浸于惊讶中不能自拔的时候,会议室的门被吱呀一声撑开了,可看过去,却不见有人进来。正疑惑间,众人听见地上传来一阵动静,站起来一看,原来是小三来了,小三穿着定制的衣服在地上趴着,背上还驮只大海龟。说到底小三只是人类身体融合而成的怪胎,有着人类基本的身体机能和一点残留的灵力,不具威胁,最近他再也不用啃墙皮,在灵管活得很是欢快,灵研的人经常带着他在大楼里遛弯,有时他也会自己出门逛逛。

     “你们的宠物……挺别致啊。”白观看着地上穿着背带裤的三头怪物发出了如此感叹。

     “这就是我们在工地发现的融灵石容器,”许时逸说,“苏狠为了制作融灵石,半年前开始,就频繁杀害了许多男性青年。只有这三个人的尸体被带走了,目前我们灵研在研究这三个人的不同之处。”

     白观看了一会儿,胸有成竹道:“我发现了。”

     众人立刻看向他,心想这人看着不靠谱,但是能当上上海恶灵组的组长应该有两把刷子。

     “他们长得都挺帅的。”

     …………

     戴瑜婉翻了个白眼,把大海龟从小三背上拿下来,放到了桌子上说:“老爷子看着挺精神嘛。”接着她站起来敲了敲桌子,严肃道:“基本情况我们已经了解了,接下来我们三个会在杭州协助你们调查相关事件,希望杭州方面给予配合。今天开始,我们会跟踪督办杭州所有异常件。你们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会议室里一片肃穆,仿佛身处数学课现场,良久,一只手慢慢举了起来。

     “你说。”戴瑜婉指指举起手的宁可。

     “戴姐,之前在上海,我通过通感传送给你们的画面里,恶灵的灵火是不是圆的?”宁可问。上一次在石库门老房子里,戴瑜婉错过了解决恶灵的时机,没看到恶灵的灵火,后来在体育馆后面解决恶灵时,特意让宁可展示给她看。

     “是,怎么了?”戴瑜婉那是第一次见到灵火,兴奋地看了很久。

     “我后来特意向北京那个念灵师确认了灵火的形状,他也说是圆的,因为恶灵在恶化时力量大增,圆形的灵火有助于保存力量。”

     戴瑜婉点点头:“然后呢?”

     “但是我在杭州看见的灵火,和普通灵火一样,都是火焰的形状。”